史莱姆菌

OPM杰埼,阴阳师首无萤草,边画边写,BGBLGL通吃,不定期开一开车(´・ω・`)
乙女向子博:狸猫森林,刀剑乱舞狸子婶为主

首萤条漫,为了不缩图我分成了四段ww

清水撒糖向,不过其中一格含有大量流血场面,对血不适应的请注意避雷QwQ

首无萤草cp群宣

我们搞了一个首无x萤草的Cp群,首萤Only,不拆不逆ww 欢迎各位同好亲妈们来群里一起吃粮产粮!
群号:577426533
我们等着你哦(´▽`)

搞了个自家儿子的头像,p2是熄火版ww



小透明写手挑战结束,感谢大家(´▽`)


到24点啦!这次累计热度十二,超出预期好多,在此谢谢大家\(//∇//)\

好的,那么按照约定,就来说说我构思的过程吧。

对我来说,写文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有灵感模式,另一种是无灵感模式。

当脑洞爆炸的时候,也就是有灵感的时候,整篇文从头到尾就会完整地出现在脑海里。就像是一块大馅饼掉进了嘴里,你只管吃就行了,嚼吧嚼吧还会出现一些更精细的细节,比如人物对话,有趣的情节和人物神态。

当有灵感的时候,就是这么爽。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灵感来的快去得也快。你很可能早上刚起床有了脑洞,但吃完早饭就给忘了。我曾经好几次有了搞笑的梗闪现,自己嘿嘿嘿笑完就完了,再也想不起来,真是追悔莫及。

总之无论是在公交上还是饭桌上还是马桶上,有了灵感就一定要记下来,手机备忘录就行。这样就不会忘掉,以后什么时候想写都行。

所以有灵感的时候,赶紧记下来就行。

但没灵感的时候更多些,想想自己的坑,好意思不填吗?再没灵感也要写!而且也许写着写着就有了。

我在写之前会先敲定大纲,大纲中必要的元素只有一个,就是冲突。谁想要干什么事,阻碍是什么,他做了什么来清除阻碍,结果如何。如果没有冲突的话就会变成日常流水账,倒不是日常流水不好,只是如果我没有灵感会把它写得非常无聊,无聊到要犯尴尬症。

大纲的作用是给你一个突破口,并不需要完全按照大纲写一模一样的剧情。仔细思考角色的性格和他可能采取的行动,久而久之你的角色会在你心中活起来。把他放到剧情里,他会自己行动起来,甚至有时会把你的剧情带跑。如果剧情合理有趣的话,可以就这样跟着他写。如果有点过头只要把他拉回来就行。

以上就是关于构思的分享ww。肯定不会适合所有人,但如果能对你有用我会很高兴的( ´▽`)

我还有坑没填,滚去填坑了(´;ω;`)

小透明写手挑战

见到别的太太在玩觉得有趣,于是自己也来玩一把(´▽`)

根据点赞数来决定写手要做的事情w

热度1 分享写作工具
热度5 分享黑历史
热度10 分享写作构思过程
热度15 分享写作草稿或大纲
热度20 分享写作环境(比如房间)
热度30 分享写手的手(x
热度40 点文

时间截止明天24:00w
不过如果热度0的话我就……我就!!我就开辆车开一半坑掉!!!哼!!(´;ω;`)
……骗你的啦(´・ω・`) 只撩不干这种缺德的事我才干不出来hhhhh
其实我很感谢你愿意关注我这个北极居民,非常感谢!!跳舞给你看!!↖(^ω^)↗┏ (^ω^)=\(≧▽≦)/
总之来陪我玩嘛!!!快来!!\(//∇//)\

都让开我要飙车了!!!虽然这俩很纯情但还是挡不住我汹涌的污力(捂脸
小黄兔藏在最后面往后翻就行ww 这个码我打得特别认真233333


不知道这样能不能糊弄过lof,如果被删我就要发P站了QwQ

“哼,这个你们做得来吗?”(得意脸

“这个……的确是膝枕……没错,吧?”QwQ

首萤特色膝枕,小草刚刚适应了首无的脑袋对方就提出了进一步的请求(笑)

衣服各种不对,已开启瞎画模式Orz

小草头上有蝴蝶结,再戴头巾就被撑起来了猫耳23333

私设首无的火焰可以控制不烧到他指定的人,这样才能无障碍地亲亲亲抱抱(喂

这俩人真可爱啊啊啊超爱他们!!!(绕楼奔跑中

首无同好群弄出来啦

诸位首无的亲妈们!还在为粮食太少发愁吗?还在为众人皆热我独冷而苦恼吗?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们有群啦!只要你喜欢首无,就快来一起玩耍吧!
群号:601063600

我们等着你!!!(((o(*゚▽゚*)o)))

【首无x萤草】草爸爸与首爸爸


复健中篇,给我家的两位战神

题目和内容没啥关系,他们属于网易爸爸,OOC属于我。

平淡的日常剧(x

++++++++++++++++++++++++++++++++++++++++++++++++++++++++++++




1、




阴阳寮里来了个新式神,少年般样貌,表情倔强,脖子底下一圈火焰熊熊燃烧。阿妈把他召唤出来以后尖叫一声,猛跑三圈,看她高兴成这样,那刚来的少年必定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听见阿妈的动静,萤草以为她抽出了SSR,便一路小跑到院子里,想开开眼界凑凑热闹。


不过这少年不长翅膀,也不背酒葫芦,不知是何方神圣。萤草没见过几个SSR,毕竟她妈脸黑,连个SSR片儿都没有。这些大天狗和酒吞不是对面敌人就是自己队友,从来没进过自己家的院门。


哎呀,那也只是到今天为止了。这不,她家的第一个SSR就已经来了呀!


虽然她没见过,但搞不好是什么新出现的SSR呢!


于是萤草兴冲冲地凑到了少年的身边:“你好!欢迎你来到我们寮,我叫萤草,你叫什么名字啊?”


少年绷着脸道:“我叫首无。”


“首无?”萤草眨了眨眼,咯咯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好奇怪的名字!”


首无嘴角一抽,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名字更怪。”


“才没有呢!因为我就是萤草啊,你看!”少女鼓着腮帮子,用力摇起了自己手里的蒲公英。


首无用鼻子哼了一声道:“我也一样啊。你以为我干嘛要叫首无,就是因为脖子没了才叫首无的。”


萤草盯着他稍稍掩住下巴的宽大衣领,疑惑道:“诶?没有……脖子?”


少年像是恶作剧似的咧嘴一笑,随手就拽住自己的脑袋抛向了上空。


萤草在原地吓得草容失色,“呀啊啊啊啊”地叫得比之前她妈还响。


首无无头的身子伸出一只手熟练地接住了自己自由落体下来的脑袋,又稳稳当当地安回了自己的脖子上。低头见萤草还是一副手脚发软的傻样,他顿时嗤笑出声:“瞧把你吓得。至于吗。”


萤草面色发青,浑身颤抖地指着他的头道:“太太太太危险了!居然把自己的头乱扔!”


“那有什么的。”首无不以为然,一边还从手里的武器中抽了根绳,用自己的脑袋跳了起来,“我还能拿头跳绳呢,你能吗?”


当然不能!也不想能!你这有什么好得意的啊!吓死人了啊啊啊呜呜呜!!!


少年银白细软的头发随节奏翻飞不停,萤草一边隐约觉得这颜色还挺好看,一边转着蚊香眼吓得晕了过去。



2、




后来萤草才知道,这个见面当天就把她吓个半死的式神并不是什么SSR,他和她一样是个R卡。至于阿妈为什么那么高兴,纯粹是因为他是白卡抽到的,碰巧还是她喜欢的声优配的,仅此而已。


萤草知道了以后有点失落,亏她还以为自己家脱非入欧了呢,结果却是空欢喜一场。


首无看她那一脸失望的样子,一下就火了:“你什么意思?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萤草摇摇头,嘻嘻一笑说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没脱非入欧有点失落罢了。


首无皱着眉,抱着手肘一脸不屑:“你就那么想要SSR?他们有那么好?”


“嗯……既然名字前头有那么多S,一定是很厉害的吧?”


“嘁。S有屁用,S不就是小号的意思吗,他们就是超级超级小,比我们要小两号的家伙。”


“噗。”她被一脸正经地胡说八道的首无逗笑了,笑眼弯弯地拍着他的肩膀,“你好有趣啊。哈哈哈。”


首无瞪着她:“你当我开玩笑?算了,那我也不跟你说了。反正你等着,无论是SR,还是SSR,还是SSSSSR,我统统都揍扁了给你看!以后,绝对再也让你说不出没有SSR好失望这种话!”


少年说完扭头就走。萤草望着他气冲冲的背影,有点哭笑不得。


“我才没说过失望什么的呢……”


相反,她还是相当期待与他一起作战呢。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会用怎样的方式作战呢?阿妈死都想要SSR,她则不过是跟着随口一说,什么颜色的卡都没关系,只要能一起并肩作伴,就是伙伴,就是家人。


首无似乎是个不服输的人呢,她也不能输给他的干劲,要一起好好努力才行。


后来一起战斗了才发现,首无正好完美地填补了她们队伍的空缺。雪女姐姐是控制,姑姑是群攻,她是奶,现在缺个单攻。首无一上场,她们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单体爆炸。他一出手,恨不得次次暴击。一个虚无甩过去,Boss的血条将近少了一大半。


大家都对他刮目相看,只有萤草对他隐隐有些担忧。


他的作战方式,有些太不要命了。


一味攻击,忽略防守。他的攻击力有多高,防御力就有多脆。一打起来经常被人揍得只剩血皮,还吊着最后一口气放大招把对方干掉,要不然就是干不掉对方,被对方干掉。


所以他的身上大小伤不断,萤草是唯一的医疗人员,给他包扎的任务便落到了她头上,两人相处的时间被这样强制拉长了不少。


每次看见他的伤口萤草都会吓得直吸冷气,居然留下这么深的伤,那得有多疼啊。她看着都替他疼,可他从始至终连哼都不会哼上一声。


首无见她又对着自己的伤口发呆,便揶揄她道:“喂,你可别再晕过去了。”


“谁、谁会晕过去啊?!”萤草在半空中挥着圆鼓鼓的拳头,却不敢往他身上揍,“我只是在观察你的伤势而已!”


首无耸了耸肩,往自己的床上一靠,漫不经心地把衣服一扯,露出底下斑驳的伤口。


“好吧。那我多久才能好?”


“除非你改改你那不管不顾的性子,否则多久都好不了的!”萤草咬着嘴唇,又生气又心疼。


“我没不管不顾,我那叫速战速决。”首无理直气壮。


萤草被他气急了,冲他大吼起来:“你很快就死了也叫速战速决吗?!”


“又不是真死,反正也能得到经验值……”首无一脸莫名其妙。


萤草忍无可忍地被逼出了眼泪:“可是——我会担心你啊!!!”


首无当场一愣:“……诶?”


“每次你都是一身重伤回来!好不容易帮你治好了你又去战斗!然后又一身伤!战斗的时候你还老抢我火!让我根本没法治疗你,然后你就死了!哇啊啊!你个笨蛋!首无你个大笨蛋!呜呜呜呜啊啊啊!”


萤草如同宣泄一般大声指控着首无的“罪行”,嚷着嚷着细小的肩膀就一抽一抽,大滴大滴的晶萤水滴顺着她白净的脸颊流下,她一下子哭得像个小孩子。


首无被她哭得手足无措,只得伸出一只缠着绷带的手去搂她。


“呃,抱歉,是我不好。你别哭了好不好?”


萤草窝在他怀里抬起脸狠狠瞪了他一眼:“闭嘴,病号!”


“你气糊涂了?我不是病号,我是伤员……”


“都一样!闭嘴!”


于是首无只好闭嘴,安安静静地抱着她,听她哭,听她骂自己。萤草身上有股清新好闻的味道,似乎就这样抱着她就已经得到治愈了。首无默不作声地把手臂收紧了些,嘴角微微一弯。


被人骂了还能这样心情舒畅,还真是前所未有。


这种感觉,也许就是他无论生前死后都未曾得到过的……温暖吧。


萤草哭够了,骂够了,气消了,终于想起不好意思来了。她急急忙忙移开身子,语气慌乱地问他:“抱……抱歉!我没压到你受伤的地方吧?”


“没……我没事。”首无老大不情愿地松开了手。


“刚才好像一股劲地说了一大堆冒犯你的话,非常抱歉!其实我只是——”萤草摇着手,有些狼狈地解释着。


“嗯,我知道。你只是担心我。”首无微微涨红了脸,放软了语气道:“谢谢。”


萤草一怔,也被这种莫名的气氛连带着有些脸红:“啊,没事没事的!不用谢我!话说还以为你会生气呢……”


“我是那种心胸狭隘的男人吗?”首无撇了撇嘴,然后又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来,“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让你担心了我很抱歉,我……以后会尽最大努力让你不再那么担心的。”


萤草的脸上也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真的?那,你以后会给我留火治疗的?”


“对。”


“也别那么奋不顾身了哦?”


“我尽力。”


“尽力……你没糊弄我吧?”萤草狐疑地瞪着他。


“嗯,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呢。”首无有些孩子气地咧嘴一笑,“你要是那么怀疑的话,就只能一直跟着我监督了。”


萤草气鼓鼓地一叉腰:“哼!好啊,正合我意!”


首无望着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出来。


这次的笑容却是他前所未有过的柔和。






3、




日子一天天的过,经验值也一天天的涨。转眼间他们俩也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式神了。


前几天萤草觉醒了,首无便把她叫了出来,说是有东西要给她。


萤草说好呀,现在就给我吧!首无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嘶嘶地拿气声在她耳旁说这是个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


萤草看他那副鬼鬼祟祟的样子觉得好玩,于是也配合着悄悄凑到他耳旁说知道啦,那你什么时候给我呀?


“今天晚上吧,到我房间来。”首无还是用超小声说道,“不能让别人发现。”


萤草嘻嘻一笑:“你难道攒了达摩阿妈不知道?”


“别瞎猜,反正你今天晚上再过来。”


首无板着脸,再也不多透露一句。


萤草假模假式地敬了个礼:“是!教练!”


“谁是教练啊喂!”


三尾狐姐姐摇着尾巴从两人前走过,忍不住捂着嘴吃吃笑道:“哎呀哎呀。这小两口,大白天的就这么黏糊。年轻真好。呵呵……”


惠比寿爷爷捧着茶杯,目光慈祥地看着他们:“是呀,年轻真好啊。”


当天晚上。萤草当真听了话,一个人偷偷地来到了首无的房间。因为常常要帮他疗伤,这里她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她甚至担心会不会里面又是一个遍体鳞伤的首无。


好在里头的首无毫发无伤,只不过脸上的神色有些不爽。


“怎么才来。”


“呃……对不起?”萤草歪着头,顺着情势道了个歉,“不过你只说晚上,又没说是几点啊?”


“……算了,反正你来了就行。去那边坐着等我吧。”首无转过身去,正要从柜子里拿出点什么。


萤草坐在首无的床上一脸乖巧地等着自己的达摩大餐,一边想着首无人真的很好,居然还会邀请自己一起吃达摩……


“好了,你过来吧。”首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萤草开开心心地扭过头来,却没看见一个达摩,只有一件精致可爱的衣服正被首无拿在手里。


萤草大吃一惊,露出一脸赞叹的神情:“好可爱的衣服!”


首无挠了挠鼻子:“你喜欢就好。”


萤草不敢置信地望着他:“要给我的就是这个?”


“嗯。”


“好厉害!你是怎么弄到这个的?打哪个怪物掉的啊?”萤草一脸兴奋地拽着他的衣服,“告诉我嘛,我也要去!”


“笨蛋。你见过掉衣服的怪吗?”首无有些好笑地敲了敲她的额头,“这是在商店买的。”


萤草惊道:“商店?!是阿妈买的?!”


“我拜托她买的。”首无不自在地扭过了头。


“只要拜托阿妈就会答应?”


首无神情复杂道:“不,这是因为阿妈是个正太控,所以我拜托才有用。”


萤草奇道:“正太控……是什么?”


“没什么,别管这个了。”首无还是很介意自己这副永远维持在了少年时代的容貌,他急忙转移了话题,“你快试试看吧。”


“好,谢谢你啦!”萤草接过那件让她赞叹不已的衣服,一边问首无:“不过你为什么不让别人知道呀?”


“我还不想被群殴呢。”首无咧了咧嘴,“你想啊,阿妈的皮肤券就那么点,谁不想拿来给自己买新衣服。要是被人看见是我给你的衣服,就会发现是我暗地里做了什么才拿到的衣服,他们会气死的,绝对会揍我一顿。”


“哦,这样啊!”萤草一边把自己从旧装备里解放出来(首无很老实地把头转向了别处),一边做恍然大悟状,“那我也要小心,不能让别人看见我穿新衣服。”


“你穿没事。你就说是阿妈给你买的,事实如此,他们也说不出什么,尽管让他们羡慕去吧,哈哈。”


“可是,如果他们问我为什么阿妈会给我买衣服怎么办?”


“真是个傻问题。你劳苦功高,无可替代,要是没你他们连魂四都打不过,而且又长得这么可爱,不给你买衣服还能给谁买?”


一大串赞美之词脱口而出,太过顺溜以至于首无都没来得及过脑子话就已经出口了。


两个人不由自主地同时愣住了。


萤草有点飘忽不定地开了口:“呃……长得这么可爱?”


“这,这是当然的,你有意见吗?”首无红了耳根,也磕巴了起来。


“你……也觉得我长得可爱吗?”


“哼……那是,自然。你有意见吗?”


“没有啦,嘿嘿……”


背后的女孩有些害羞地笑了起来,首无红着脸吼她:“你笑毛啊?!我说话你就只觉得搞笑吗?!”


“才不是!我……我很开心的!你能这么说,我非常开心!”


“哦,哦。是吗。那就好。”首无气恼地瞪着脖子上那一圈火,一定是它们把自己的脸烤得那么烫!


“我说,你换好了没?”


“啊,好了,你来看看呀。”


“哦,哦。那我回头了啊。”


“嗯!”


映入眼帘的是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的少女。水蓝色的圆润短发,可爱的花型发饰,恰到好处缀在衣角的金黄脆铃,柔软又带点俏皮的南瓜裤,这一切都近乎完美地衬托出萤草干净又甜美的气质。首无在此刻无比感谢这套衣服的设计师,同时又生出一丝莫名的嫉妒来。可恶,居然能这么了解萤草这家伙……


首无发呆的时间有点长,萤草有些担心地凑过去在他的眼前摇了摇手。


“首无?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这样穿很奇怪?”


首无回过神,立马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怎么会奇怪?现在你就是咱们寮里最可爱的那个,我是不会说错的。”


萤草的脸上也染上了一片红霞:“你就是因为这个……才送衣服给我的吗?”


“嗯。也是为了庆祝你觉醒吧。”首无坦然地说,现在他已经不太在意自己的大红脸了,因为萤草这家伙脸比他还红。


“真的超级感谢你!”萤草突然向他扑了过来,一下子抱住他蹭来蹭去,“我会一直穿着的!”


除却最开始被吓得那一跳,首无还是很开心地抱住了这棵主动跳过来的草。


“那可不行,你会臭死的。还是换洗着穿吧。”


“才不会呢!首无你不是也一直这一套衣服吗,嗯……你也没臭掉啊。”


“笨蛋!别闻!我是有好几套一样的换着穿的,你这套可只有一件啊!”


“诶……那好吧,我就隔一天穿一次吧。”


“哈啊……算了,不管你了,你爱怎么地就怎么地吧。”


“话说首无你的这圈火焰好暖和,一点都不烫人!好神奇啊!”


“哼,大惊小怪,这是我可以控制的。”


“哦!好厉害啊!”


“那你也别一直蹭!小心我不小心把你做成碳烤草啊!”


两个人一直磨蹭了好久,最后要走的时候萤草郑重其事地吸了一大口气,吐出来以后说:“我决定了!我也要给你买新衣服!”


首无却是毫无兴趣:“我无所谓的,你没必要为了这个费神。”


“那可不行!我都三套衣服了,你才一套,太不公平啦!”萤草的态度很坚决,“总之,明天就一起去打觉醒材料吧!”


“好吧,随你吧。”首无摊着手,还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你换上新衣服后,一定也超级可爱!”


“夸男人可爱对方是不可能会开心的。”


“诶,那要说什么?”


“说帅。”


“你穿上新衣服一定超级帅!”


“这还差不多。那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去吧。”


望着跃跃欲试的萤草,首无终究还是没能忍心告诉她,在商店里面属于R卡的皮肤只有萤草的这一套。




4、




萤草总算拉着首无,将他的觉醒材料凑齐了。


首无觉醒了以后,萤草绕着他的新行头兴高采烈地转了好几圈。


“首无!你这身真是超级可——”


“帅。”


“——帅!”


觉醒后的少年整体装束以红黑为主,这让人联想到地狱里的业火。银白色的短发被红黑的头巾掩盖,皮肤也显得愈发青白,整个人带着种不属于人间的妖异气息。虽然很帅,但却感觉很冷。


“不过,你的皮肤为什么变青了?你很冷?还是变成僵尸了?”


萤草一脸好奇地研究着他的皮肤,首无便把手伸过去让她握住。比自己略大的手掌出奇地温暖,她勾着他的手指,嘻嘻地笑着,总算是放下心来。


“好暖和,嘿嘿。”


首无也笑了:“那当然,我怎么会变成僵尸?你想我以后天天跳着找你吗?”


“还是不要了,我怕你把自己头给跳掉了,哈哈。”


“就算掉了也是掉你身上,吓死你,哼。”


“我才不怕呢,反正我早就习惯啦。”


两个人就这么手拉着手,在院子里你一句我一句地拌着嘴,对周遭路过的单身式神们造成了成吨的伤害。


新来没几天的妖狐躲在樱花树后头,咬牙切齿地瞪着首无:“可恶的无头小子,居然敢天天粘着萤草妹妹!你等着的,我总有一天会干掉你!”


柔美的樱花妖看了也只是莞尔一笑,道:“想当年,我与夫君也是这般如胶似漆……”


犬神摇摇头,安静走开,再不忍看一众单身狗被闪得两眼昏花的惨状。


毕竟是春天到了,搞不好过几天姑姑就又能有新的小崽子抱了呢。


首无觉醒了以后的确是让萤草省了不少心,他开始攻守兼顾了,而且还学了新技能,又能暴击又能回血,在战场上已经可以屹立不倒了。同行的脸狐扑街了,别人的茨木扑街了,连阿妈也扑街。就剩他和萤草还直立着,然后一个揍人一个回血,虐死了无数大蛇麒麟。


萤草两眼发亮地看着他,恨不得要鼓鼓掌了:“首无!你进步好快!最近都没怎么死过了!”


首无难得没回嘴,只是轻轻拍了拍萤草的头,道:“这也是多亏了你,幸好你不是那种沉迷输出见死不救的草。”


“诶嘿嘿……”萤草红着脸冲他笑,“我会继续努力的!”


首无咧着嘴把她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你已经够努力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然后萤草忽然一下子蹦了起来。


“坏了,我给忘了!我还得去给别人治疗呢!”


首无一皱眉:“谁?”


“妖狐。”


“你不用去。”首无忽然说。


“啊?为什么啊?”萤草不解。


“爷爷会帮他治疗的。”


“这样啊。”萤草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不过看到首无那张认真的脸后,她便接受了这个解释。


“所以说,今天也就妖狐伤得比较重,其他也没什么人需要你治疗了。”首无张开手掌,尽力地向她解释着,“你哪里也不用去。”


就这样留下来陪我吧。


“好吧。”萤草眨着眼睛说。


“啊,哦。”首无没想到她就这么简单就答应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那,要去我房间吗?我这回攒了达摩,一起吃吧?”


“好呀!不过我们还是回来再吃吧。”萤草一边说着,一边拉住了他的手,“你先陪我买些东西好不好?”


首无任凭她牵着,心中打定了主意要帮她付账:“好,你要买什么?”


“你的新衣服呀。”萤草兴冲冲地说,她的脚步一颠一颠,像只快乐的小兔子。


首无却心中一沉,不禁止住了步子。


萤草见他不动,还用了点力气去拉他。


“你怎么啦?快呀,快去看看吧。”


首无摇了摇头:“不用了。店里没有。”


萤草大惊:“怎么会没有?!我的衣服明明就有啊!”


“并不是每个式神都有新衣服,只有特定的几个有,比如你。”首无的声音很平静。


“不可能啦!你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没有呢。你别骗我,是不是怕我花钱?”萤草不信他,还自顾自地笑了起来,“嘿嘿,没问题的!我也暗地里攒下了好多金币哦!”


“……”


首无沉默了许久,最后将手指与她十指相扣,紧紧握住后,低声道了句“谢谢你”。


到了店里,萤草从里到外把商品看了个遍,就是没找到首无的皮肤。她眼睛越挣越大,一边还小声念着“怎么没有,这不可能”,满脸的不敢置信。


首无看得心疼,最后还是把她拉了回来。


“别找了,没有。”


萤草的泪腺本来就发达,再这样一刺激,她一下就哇哇地哭了起来。


“哇啊啊啊!凭什么没有呀!哇啊啊啊啊啊!!!”


首无把她的脑袋按到自己肩膀上,安慰她说:“没有就没有吧,又不是什么必需品。”


萤草还在哭,溢出的眼泪都把首无脖子上的火浇灭了一小块。


“我不要!我就要你穿新衣服!”


首无叹了口气,忽然把她的脸抬起来让她看着自己。


“我问你,我好看吗?”


萤草的睫毛挂着透明的泪珠,呆愣愣地即答道:“好看。”


“帅吗?”


“帅。”


“是咱们寮最帅的吗?”


“是,你是咱们寮最帅的。”


首无脸皮有点发红,但还是用力咳了一声,摆出一张拽到不行的脸来。


“那不就得了。我这么帅的人,穿什么都帅。不穿也帅。”


萤草被他逗得破涕为笑:“嗯……是呀,哈哈。”


“就算没新衣服,只要你还觉得我帅,那就足够了。”首无轻描淡写地说,“反正,以后还会出新皮肤呢。说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了呢。”


萤草听了,终于放下心来展颜一笑。她一笑,仿佛周遭的世界都以她为中心闪闪发亮起来了。


首无也跟着笑。


为了她的这个笑容,他却说了谎。


SSR,SR,那么多著名的为人称颂的式神都还没出皮肤呢,他这个默默无闻的R卡,又要等到哪辈子才能等到皮肤?


他这件新衣服,可能永远都不会有。


这便是式神的等级之分,不管承不承认,它都广泛地存在于这世界的各处。


身为R卡,有时这个R就已经将他一生的命运板上钉钉了。


若是不满这命运,就只能让自己变强,再变强。比SR,SSR还要强。


自从他遇到萤草以后,这个信念就又变强了。


想和她一起走下去。一直,一直地走下去。


于是首无又掏出勾玉给自己和萤草买了个经验加成,萤草不明所以,但还是乐颠颠地跟着他去虐各路小怪了,这也算是个不错的餐前运动。




5、




结界突破里,总能碰见一堆摆满SSR的欧洲人。


阿妈总是被气得牙痒痒,于是黝黑的小手一挥,大吼一声:“首无!干死他们!!!”


然后首无就把他们给干死了。


现在首无已经是寮里等级最高的式神了。来得早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人家好使,也好养。那攻击力就是高,那些脆皮的SSR他当零嘴似的一口一个,大招打一下就死。


于是阿妈就打哪都带着他,基本没吃过达摩,等级还是远超某些只吃达摩不打仗的家伙。


那狐狸又躲在结界里磨牙了:“没脑袋的小子,你也就再嚣张几天了!等小生满级以后,分分钟把你打成渣渣!”


首无根本不拿他当回事,跟一个二突子计较有啥意思?


就这样,首无过着每天吃饭睡觉打SSR的日子,似乎已经把他当初和萤草夸下的海口变成了现实。


不知是不是他们家SSR打得太多,感动了上天,这天阿妈忽然旋转跳跃着飞扑进了院子门,尖叫了一声:“孩儿们!阿妈终于抽到SSR啦!!!”


式神们纷纷从自己的房间里探出头往外看,见阿妈身后跟着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秀的青年,身后一对漆黑的大翅膀,漂亮的羽毛不断向下飘落。整个人简直就是唯美的化身,这个阴盛阳衰的寮立马沸腾了起来,小妹妹小姐姐们不用他叫就全都围了过去。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男式神在原地干瞪眼。


首无的眼睛也在瞪着,萤草是头一个冲过去的。


看见威胁更大的男人后,妖狐终于不再跟首无较劲了。他狠狠地咬着自己的扇子,身后的大尾巴不断啪啪地砸着地面。


“可恶……居然长得比小生还帅,真是男性公敌!”


妖狐把扇子收起来,两只手都竖起了一点都不文雅的中指,不断向大天狗的方向比划着。


“首无,你也来啊。”


“幼稚。你自己慢慢玩吧。”首无不屑地哼了一声,离开那只炸毛狐狸向人群的中心走了过去。


萤草一看见他就一脸兴奋地冲他招手:“首无!快来呀!”


他站到了大天狗和萤草之间,萤草兴致勃勃地给他俩介绍起来。


“他叫首无,是个很厉害的人哦!”


“嗯,你好。”大天狗一脸平淡地点了点头。


“哦。你好。”首无也只得回了个礼。


“还有,那边那个戴面具的人是妖狐——”萤草指着后面,可还没介绍完就被首无拉走了。


“抱歉我们还有事,先走了。”首无扔下这句,留下一堆发懵的群众,迅速拉着萤草跑远了。


萤草一脸莫名其妙地被拉到了他的房间,又见他拿出一大堆达摩摆在桌子上。


“首无?你这是……”


“把它们都吃了。”


“诶?太突然了吧?你到底怎么了?”


“快吃,不然就来不及了!”


首无说着便抓起一个达摩,硬生生地往萤草嘴里塞。


“唔唔?!”萤草被他塞了满嘴,为了不噎到,只好费力地咀嚼起来。


首无并不打算给她说话的时间,好不容易把一个达摩啃完,他又塞了一个过来。


在她不情不愿的咀嚼中,首无慢慢地开口了。


“我知道我现在这么做特别自私,你要是讨厌我了那也没办法。”


萤草睁大了眼睛,似乎要说些什么,但很快又被达摩堵住了嘴。


“那个大天狗是个SSR。这就意味着要动用整个寮的资源来养他你懂吗?不光是所有达摩都要给他吃,一些N卡式神甚至是R卡式神都得给他吃了。”


首无一脸焦躁地说着,一边压着萤草的额头,又给她塞了个达摩。


“我才不想把我攒下的东西给别人。就算是阿妈也不行,这是我留给你的东西,只有你一个人能吃。”


“不过要是被阿妈发现了那也就没办法了,我就算不愿意也得把这些达摩交出去。与其给他,还不如就这样赶紧全让你吃了呢。”


手边传来一阵凉意,萤草又哭了。


首无板起脸道:“你哭也没用,反正我要坏人做到底了,你不把这些吃完我就不放手。”


在萤草抽抽搭搭的呜咽声中,她的身体金光大作,连吃了六七个达摩之后,她迫不得已地升级了。


萤草被这样强制地连升了两级之后,所有的达摩终于都被吃光了。


首无这才松了口气,却迎上了萤草无比幽怨的眼神。


“你,你怎么能这样……”


“哼,我就这样,你能把我怎么着?”首无故意露出一副欠揍的表情。


谁知萤草没揍他,反而又哭了。


“你怎么可以不给自己留,全都给我吃了呀?!”


“……你管我呢,我乐意。”首无撇着嘴,手掌却温柔地揽住了少女不住颤抖的肩膀。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都说了,是我自己乐意的啊。”


萤草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放下掉,他不断地伸手去抹,却总有新的掉下来。没抹几下,门外突然传来了阿妈的声音。


“首无,你在吗?”


两人都是一惊,随即首无回头应了一声:“我在。”


“那我进来啦。”


“嗯。”


阿妈一进门,视线就落在了快要贴在一起的首无和萤草身上,她不禁呵呵一笑。


“哎呀呀,我打扰你们俩了?”


首无和萤草同时脸一红,齐齐解释道:“没,没有!”


“嘿嘿,我懂我懂。”阿妈偷偷对首无挤了挤眼睛。


“不是您想的那样——”首无伸着手,脑袋差点都要飞出去解释了。


“别害羞别害羞。”阿妈不以为然地笑着,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回过了头,“对了,你手里有没有多余的达摩?可不可以支援我几个?”


首无面不改色道:“不好意思,手里还真没有。”


“不是吧!一个都没有?”阿妈顿时变成了一张苦瓜脸,“那我就只能给大天狗吃天邪鬼红黄蓝绿套餐啦!”


他猜得不错,阿妈果然来搜刮达摩了。首无在心里暗自同情了一下即将用餐的大天狗,但愿这些天邪鬼的角别硌了他的牙。


阿妈心情忧伤地离开了他的房间,又去问其他的式神了。这寮居然穷成这样,令人不得不怀疑这种地方真能养得起大天狗这样的大妖吗。


萤草在他的怀里动了一下,小声地问:“阿妈走了吗?”


“走了,现在在雪女姐的房间里呢。”


小个子少女这才放下心来,长呼了口气道:“吓死我了!”


首无笑着松开了她:“你胆子真小。”


萤草大惊小怪地小声道:“你……你居然骗了阿妈!”


首无挑了挑眉毛:“我说的是实话啊,我手里的确一个达摩都没有。”


“可是……可是!”萤草瞪着眼睛干着急。


首无却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可是什么可是啊,你刚才可以和阿妈告发我的,可是你没有,那咱俩就是共犯了。”


“才,才不是!你……你!”


萤草跳着要去敲他的头,结果那头一蹦老高,又把萤草吓得哇哇乱叫。


到了最后,萤草也没有跟任何式神说过这件事情。这便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第一个秘密。




6、






他们家的大天狗在五颜六色的天邪鬼与赤舌灯笼大扫把的哺育下,顺利地升到了十多级。


阿妈把他捧在手心里当最亲最近的宝贝,于是这天就让首无萤草跟人组队去打御魂。


组队的时候有队友说他们带狗粮,首无意识到他说的是自己后气得脖子边上的火一喷老高,但又没法对队友下手,只好三下两下干掉了Boss,拿了奖励就走,丝毫不理会身后队友的再次组队请求。


这大概要归因于他把觉醒的那套衣服洗了,现在穿的是觉醒前的衣服,这才被人错认成狗粮。


哈,没觉醒的R卡就一定是狗粮对么。


首无磨着自己的槽牙,恨恨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子,一肚子的火没处发,不爽至极。


身旁的萤草见他这样便问:“你怎么了,首无?你在生气?”


“没有……不过我有点想去揍SSR,”首无咧嘴笑着,露出他尖锐的虎牙,“你要不要陪我?”


萤草觉得首无的样子有些不对劲,自然不敢留他一个人,便答应了。


又一个欧皇的结界里。


在撂倒了两个SSR后,首无便被其他的式神打得只剩下了血皮。萤草心急如焚地给他加血,今天的首无像是又回到了最初相遇时那样,一味进攻,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


他脖子后的火焰比平时烧得更旺,随着他的动作摇曳,如同他的生命之火,竟像是随时都要熄灭。


萤草急得大叫:“首无!首无!”


少年慢慢回过头,扔下了最后一个被他打败的SSR。他的半边身子都沾满了血,脸上和头发上也溅上了鲜红的血迹。


萤草迅速向他跑来:“你流血了?!”


“没有,不是我的血。”


首无把脸上的血抹了抹,见萤草又要往他身上扑,急忙后退了几步。


“别过来,会弄脏你。”


萤草不理他,还是凑了过来。


“我是不会嫌弃你的!不过今天咱俩的衣服都要你来洗哦。”少女对他调皮一笑。


首无似乎是有些无语,最后还是扔下了一句“随你喜欢。”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萤草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首无沉默了一会儿,边望着自己的双手边问她。


“萤草,你觉得,R级真的就是比不上SSR级吗?”


萤草思索了一下,有些不解道:“哎?为什么一定要比呢?我觉得大家都很厉害呀,各有千秋。”


“好吧,那我换种问法。现在有两个式神在你面前,一个R一个SSR,你会选谁?”


“选你啊。”这回萤草倒是答得很快。


首无则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似的,所有的火焰一并炸了起来。


“哈?!选我是怎么个意思啊?我问你觉得哪个更厉害——”


“首无最厉害啦。你是哪种级别,我就选哪种级别。”萤草笑眯眯地答道,“很简单吧?”


首无的脑袋垂了下来,掉到自己的手里然后用手指把脸遮了起来,指缝间隐约可见一丝红色。


“简单个鬼啊……你这家伙,也太主观了,别人可不这么想啊……”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萤草很疑惑:“别人怎么想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尤其是阿妈怎么想,关系到我们的生死存亡啊。”


“诶?什么意思?”


首无的脑袋在手里翻了个个,目光笔直地望着她道:“就是说,强的留下,弱的喂给强的。现在我们还能在这里说话说明阿妈目前觉得我们还算是强,否则的话就已经进了那个大天狗的肚子了。”


“哦,这样啊。”萤草的眼睛转了转,“那,要是你比大天狗还强的话,阿妈是不是就会把大天狗喂给你了?”


“我才不吃呢!”首无龇牙咧嘴地抗议了一下,“你这家伙的脑回路还真是奇特。”


萤草用手指点着自己的下巴道:“嗯?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因为我也吃过天邪鬼什么的,所以自己要是哪天也被吃掉的话,我也会做好觉悟的。”


“你心真大。”


萤草一脸认真道:“弱肉强食不就是自然界的法则嘛?所以说我想变强,这样就可以保护很多自己喜欢的人啦。虽然我说过自己被吃我会做好觉悟,但是,我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来吃你的!我会狠狠地把他揍一顿的!”


首无脖子上的火又喷起来了,他把自己的头往萤草那一抛,打算吓她一跳来掩盖自己此刻的害羞。没想到萤草竟然稳稳地接住了他的头,和他发烫的脸颊对了个正着。


“嘿嘿,我说过的吧,我已经习惯了哦。”萤草笑着把他的脑袋又放回了原处。


首无沉默着瞪了她一会儿,忽然挑起嘴角一笑。


“那这个,你也能习惯吗?”


说罢便低下头,将自己此刻烫得惊人的唇印上了她的。少女发出了一声细小的惊叫声,很快就又被堵回了嘴里。


等他移开脸时,满意地看到对方脸上早已染上了与自己相同的高温。


“……可以,可以的。”萤草面色潮红地咬着刚才与他交叠的嫩唇,“用不了多少次,我也能习惯的。”


没想到她居然还在回答自己刚才的玩笑话,首无有点想笑,胸口的部位却传来了层层的暖意,这让他又想把刚才的事再做一遍了。


他靠过去的时候萤草躲也没躲,反而开开心心地抱住了他。


“总之,我是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你的!”她郑重其事地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你抢我台词了,笨蛋……”他无奈地在她的鼻子上亲了一下,“我也是,一定会用我的全部来保护你,决不让别人吃了你。R啊SSR啊什么的管他去死吧,只要变强不就好了吗。我真是傻,让你之前那么担心,抱歉了啊……”


“你能恢复精神比什么都强!”萤草一下松了口气,“那咱们就继续去给大天狗打御魂吧?”


首无早就把这事忘到了脑后头,被她一提起来他感觉自己对于SSR的怒气就又升起来了。


“干嘛要帮他打?他是缺胳膊少腿还是折翼天使啊?咱们又不是他爸妈,管他干啥。”


“可是当年姑姑也是这样把我们带大的呀。”


“所以我们叫她姑姑啊,那大天狗呢?他管我叫爸爸吗?”


“可是这是阿妈拜托的呀……”


“哼,阿妈就偏心他,说好的正太控呢?还不是一见了SSR就倒戈。”


“所以说,正太控到底是什么啦……”


首无抱怨了一路,最后还是给大天狗打了御魂。不过也许和他的怨气有关系,这次打出来的不是三星就是二星,拿给阿妈看的时候阿妈脸都绿了。


首无撇着嘴,他十几级的时候戴的就是三星,他也没说什么啊。所以说,SSR就是矫情(其实是阿妈矫情)。


后来等到大天狗级数和首无差不多时,他的攻击还是没法看,滚筒洗衣机转几下伤害加起来还没首无普攻一下多。阿妈痛心疾首,说一定是御魂不过关!然后把他每个御魂都升到了十几级,这下才终于像了点样子。


首无又撇嘴了。要是他的御魂也这么高级,那他的伤害岂不比茨木都高了?非靠装备才能出门,我看你遇到般若可怎么办。


萤草凑过来,告诉他阿妈说了,大天狗要养到后期才行。


然后首无就笑,那得要多后才够?


萤草又说,据说养狗子可费钱了。


首无又笑了,看阿妈那穷样,八成是养不到后期就没钱了,这样也就谁都不用喂了。


真没想到阿妈的穷居然也能救他俩的命。


萤草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如果大天狗变强是因为钱的话,那是不是说明,无论是谁花了钱就能变强呢?”


“啊,嗯。是吧?”首无随口应着,他有点跟不上萤草的脑洞开拓速度。


“那……如果我有了钱,我要全部都花在你身上!我要让你变成这世界上最强的式神!”


萤草的眼睛闪闪发亮,首无被她看得脸发红,于是也不甘示弱地说:“我也一样。我如果有了钱,也全都要花在你身上。给你买最漂亮的衣服,给你买最高级的御魂,给你买堆成山的达摩。让你一个人单过魂十都不费吹灰之力。”


萤草听了嘻嘻地笑:“你说得太具体啦!你该不会真的打算这么干吧?”


首无涨红了脸:“怎么啦,不行吗?”


“没问题啦!不过我现在过得就已经很幸福了,如果能一直这样我就满足了。”萤草的脸颊也慢慢变红了,“只要能一直和你在一起。”


少年拉着她的手,与她相视一笑。


“嗯。我向你保证,至少这一条我是绝对会做到的。”


春日温暖的阳光照在庭院里,亮度却远不及里面坐着的几个电灯泡。


三尾狐:“这俩终于真正在一起了?”


山兔:“我看见了!我看见过他们俩亲嘴!”


姑姑:“这俩人也是,都不避避人,要是教坏了小孩子怎么办。”


惠比寿:呵,呵,呵。美事一桩,美事一桩。


妖狐:可恶!可恶至极!小生今天就要亲手突突死你!


大天狗:休得妄为!那二人有恩于吾,汝若有冒犯,吾定不轻饶!


……


这就是发生在某个简陋小寮的简单恋爱故事,让同寮的式神羡慕嫉妒恨的同时,也激起了他们谈恋爱的兴趣。


从各种意义上来讲,都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PS:首无这种别扭的性格来自于那声“哼,这个你做得来吗?”(说完就用头跳起了绳)




文里的大天狗那么弱是因为还没觉醒,他觉醒后还是很强哒~




写完了这篇我决定把我家首无升到五星www




最后,感谢你的阅读!非常感谢>w<!

【杰埼】弟子又不见了

注:肉,隐形人梗,超市PLAY,弟子不见了的后篇,名字并不一样w

因为是肉再次走微博:点我

前篇走这里:点我

++++++++++++++++++++++++++++++++++++++++++++++++++++++


杰诺斯的隐形功能已安装了一周有余,其间打倒怪人若干,扑倒埼玉数次。由于视觉信息不对称的缘故,无论是想袭击谁都能进行得异常顺利。

年轻人得着了甜头就变得有些得寸进尺,下手愈发没轻没重,有一次竟当着KING的面就摸上了埼玉的腰。



……然后就是肉……渣,肉渣也不能放,走微博吧> <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