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莱姆菌

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首萤】裏切りのヘルメス 一



夜空之中闪烁着星点萤火,青绿色的光点在空中汇聚成一股浅浅的光流,缠绕在一支圆滚滚的蒲公英上。


握着那蒲公英的是一只小巧白嫩的手,从掌心到指尖都纤细得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但此刻这只手却沾满了血迹,暗红的血珠正不断顺着她的指缝滴落。


同时一并滑落的还有几滴晶莹的泪水。持着蒲公英的草妖少女泪水淌了满脸,在她身旁正横着一具形同死尸的身体。看模样是个男人,穿着类似阴阳师的服饰,已然昏死过去。他的手中还死死地攥着两张小纸人,边缘已经被周遭的大火燎焦了。


她不断地施展着疗愈的法术,萤绿的光芒亮了又灭,总也无法成功。


四周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草木烧焦气味,燃烧的火焰如同永不凋谢的红莲,将她紧紧包围。


在那地狱业火般的烈焰之中,一个黑衣银发的少年面色冷然地伫立着。火焰缠绕着他上衣的下摆,但他却神色自若,毫发无伤。


“你不用再试了。座敷童子早就死了,没有火你发得出招才怪呢。”


少女眼含泪光,愤愤然地瞪着他:“你……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可以把大家……把晴明大人伤得这么重!”


“谁让他偏偏要和那位大人做对。”少年冷冷道,“我好不容易才从阴界出来,怎么可能轻易被他封印,别做梦了。”


少女气极,不顾一切地冲他叫道:“那好呀,你干脆把我也杀了吧!反正保护不了晴明大人,我也没脸再回去了!”


“杀你?”那少年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毫不掩饰地嗤笑出声,“就凭你现在这点修为,根本不值得我特地费力气杀你。”


他说罢转身就走,只留下满身是血满脸是泪的少女浑身无力地跪坐在被烧得焦黑的地面上。


走到一半,他忽地又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定睛一看,他的身首竟是分离的,没有脖子,一颗头颅毫无凭依地悬浮在半空中。他的身子未动,可头却生生地扭过了一百八十度,看上去骇人又诡异。


“……别再让我看到你。要是还敢妨碍黑晴明大人,我绝不会再放过你。”


说完这句话后,他终于又将那颗诡异的悬空头颅转回了正前方,迈着沉稳的步子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只剩下他一路燃起的冥火还在贴着地皮熊熊燃烧。






《裏切りのヘルメス》

(背叛的赫耳墨斯)


Cp:首无x萤草


*敌方首无我方草,晴明多次战败设定







由于先前与首无的那一战大败,整个阴阳寮的气氛一度十分低迷。


晴明在床上躺了几天才起来,脸色苍白如纸,脑后还缠着厚厚的绷带。他身着单衣,慢慢扶床坐起。一直守候在他床边的少女惊惶地站起身来,连手中一直握着的蒲公英都掉在了地上。


“晴明大人!您终于醒了!”


晴明扶着还在隐隐作痛的头,慢慢将视线移向她。


“萤草啊……我,睡了多久?”


少女——萤草望着阴阳师憔悴的模样,眼泪再次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


“三天……您已经睡了整整三天了……”


晴明露出了一脸苦笑:“三天……居然这么久,看来我这次被伤得不轻,真是失态啊。”


“都是我的错!”萤草膝盖一软,无力地跪在了地上,“都怪我太弱了,我没能好好保护晴明大人——”


“不是你的错。”晴明打断了她,目光柔和地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错都在我,是我太小看那只妖怪了。明明博雅已经提醒过我了,但我却没能引起重视。错都在我,你不要太自责了。”


“呜呜……对不起,对不起……晴明大人……”


萤草依旧呜呜咽咽地哭泣着,不断用手背抹蹭眼泪,但却怎么也抹不完。


晴明无奈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道:“不必道歉,你根本没做错任何事。”


萤草用力地吞咽着逆流的泪水。不可以再哭了,否则晴明大人会更讨厌她的。

“晴……晴明大人,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您做的事情?”萤草肿着兔子般通红的眼睛哽咽道,“我想派上点用场,什么事都可以,请您尽管吩咐!”


晴明一愣,随即微微笑道:“好吧,那就麻烦你帮我把白狼叫过来吧。”


“白狼大人吗?好的,我这就去叫她!”


萤草双手握拳,努力打起了精神。她抓起地上的蒲公英就往外跑。晴明靠在床侧的软垫上,望着她冒冒失失的背影,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白狼这几天一直陪在博雅身边。他原本就身受重伤,在经历了那一场恶战之后更是卧床不起,一直昏迷至今。


萤草轻手轻脚地拉开房间的纸门,迎面扑来了一股淡淡的药草味。白狼一手拿茶壶一手拿茶碗,正用热水将碗中的药粉融化搅拌,身后的尾巴不安地来回晃动着。感受到萤草的气息后,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慢慢转过身来。


“萤草,你来了。”


“白狼大人……”萤草怯生生地攥紧了手里的蒲公英,她竟有些不敢直视白狼的双眼,“晴明大人请您过去一趟。”


“好的,我这就去。”


白狼放下手中的茶碗,拾起了之前放在矮桌旁的弓与箭,而后步伐稳健地向门口走去。她背脊挺直,就算战败也未曾对她的气势造成丝毫的影响。她依旧是那个强大又可靠的战士,令萤草崇拜不已。


“那博雅大人就拜托你照看了。”白狼放缓了语调,冲她微微笑道。


“是,白狼大人……请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博雅大人。”


萤草垂着眼小声道,细密的两小排睫毛微微颤抖着,在她苍白的脸上投下两片冷色的阴影。


白狼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即刻又转过身再次走回她的身前。


“萤草……”


她将手掌轻轻放在了她的肩上,语气迟疑,似乎正斟酌着措辞。


“我知道你很不甘心,当然,我也是。但请你打起精神来,我们好好总结这一战的教训,下次一定不会输。”


萤草眼中晶莹的水光闪了一闪:“真的吗……白狼大人?”


白狼目光坚定道:“当然。我一定会更加努力修行,这次战败都是我修行不足之过。下次我定会一雪前耻,为博雅大人报仇。”


萤草用力地吸了一下鼻子,把之前积蓄起来的眼泪全给憋了回去。


像白狼这样强大的式神都这样精进修行,这也进一步反衬出了她的努力不足。萤草紧紧地握住自己粉白的拳头,她也必须要更加努力,更加努力才行!


“不……不愧是白狼大人!我也……我也一定会加油的!一定会帮上您的忙!”


“嗯,我们一起努力吧。”


白狼本想再安慰她几句,可又不能让晴明等太久,便只粗略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很快就向晴明的房间赶去。


她走之后,萤草再次变为了孤身一人。独处时那些糟糕的情绪和念头再次升了起来,她松松地握着蒲公英的柄,心情郁结地坐在了博雅的床边。


博雅不光是头部,就连腹部和手臂上也都缠满了绷带。因为诅咒的缘故,他的伤口迟迟无法愈合,整个人的皮肤都泛着病态的青色。


她尝试着张开手掌施放疗伤的法术。清绿色的光点在博雅身上缠绕了几圈,但疗效却微乎其微。


萤草微微叹了口气,几缕深青色的长发顺着她的肩膀缓缓垂落。


不行啊……自己现在的力量还是太弱了。这样的话根本就赢不了那只妖怪。


将全部式神一一击败,并重伤了两位阴阳师的那只妖怪……他真的很强。


她回想起了那少年冷峻的面庞,身首分离的诡异模样,以及久久不散的烧焦气味。那样的妖怪她前所未闻,他究竟是谁?又该怎样才能战胜他?


想不出来,但这也一定是因为她太弱了。虽然晴明大人说过让她别太过自责,但如果她能更强一点的话……战局定不会是现在这般样子。


而且刚才白狼大人也说过,一定要更加精进修行。所以……她也必须努力,要非常非常努力。


她想要保护阴阳寮里的大家。


不能让那妖怪得逞。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不光是晴明大人,他一定会伤害更多的阴阳师和式神。


萤草咬紧了粉唇,眼中的泪光闪了一闪,但终究没有掉下泪来。


她下定决心,一定要变得更强,比那妖怪还要强。



这些天仓库里的库存量明显见长,无论是各种颜色的觉醒材料还是五花八门的御魂勾玉,都如同小山一般堆积了起来。


当然,在经历了那一场惨败后,几乎所有式神都在憋着一股劲头,都想一雪前耻。现在的大家无论干什么都非常拼命。


在这之中,萤草是最为拼命的。她几乎不眠不休,和各色麒麟与八岐大蛇日夜奋战着。她带回的大量资材使得整个寮的式神战力都提升了一个档次,但由于过度的疲劳,她本人却已十分憔悴,连眼下都隐隐有些发青。


萤草对此浑然不知,她今天依旧是打了整整一天的御魂材料,双腿由于过度的奔波止不住地微微颤抖。而她全不在意,索性就这样直接坐在了长满青草的地面上,心情愉快地清点着今天的战利品。


“破势……镜姬……破势……”


“萤草。”


“啊,这里还有之前落下的狰……”


“萤草!”


“哇啊!”正数得出神的小草妖被吓了一大跳,抬眼一看,又再吓了一跳,“晴……晴明大人!”


晴明的伤势基本都已康复,如今他又恢复成了那个高雅清俊的阴阳师模样。此刻他正摇着扇子,一脸意外地望着她。


“你在做什么呢?”


萤草急忙站直了身子,起得过猛还踉跄了一下:“我……我在整理今天打到的御魂!您看,收获还不错吧?”


她献宝一般地展示了一下手中的御魂。晴明只粗略地扫了一眼,便冲她点点头:“辛苦你了。对了,你接下来有空吗?我有点东西想要给你。”


萤草一愣,她完全不明白晴明的意图,但还是打起精神展颜一笑:“是需要我帮忙带达摩升星吗?没问题,请交给我!”


晴明哭笑不得:“不是升星……算了,你先跟我来吧,等下你就知道了。”


萤草只得一头雾水地跟着晴明来到了他的房间前,结果等着她的并不是一堆圆滚滚的达摩,而是一套可爱的闪闪发亮的套装。


“哇……好、好可爱啊!”


那衣装以水蓝为主色调,用料讲究,缎面泛着柔和的光晕,似是上好的丝绸,十分华贵,但上面精致的花草刺绣又为它平添了一分可爱的气息。袖口与裙摆处还镶嵌着圆润柔软的白色花边,少女感十足。

萤草哪里见过这样精美的服饰,直看得两眼放光。她左看右看,颤颤巍巍地伸出白嫩的指尖,想摸又不敢摸。


“晴明大人,这……请问……这真是给我的吗?”要是搞错了的话那可就真是自作多情,丢脸到家了。


“是给你准备的,喜欢就收下吧。”晴明温和地笑了笑,将那件套装递到了她的手中。


这下子萤草可真是开心到要蹦起来了,她紧紧地抱住了那件衣服,活像个刚收到她人生第一个洋娃娃的小女孩。


“谢谢您!晴明大人!我……我好开心!”萤草差点想抱着衣服转个圈,但那样实在太傻,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然而还没等她高兴太久,一个疑问就像气泡一样从脑子里冒了出来。


“可是晴明大人……您为什么要送我新衣服?”萤草眨了眨眼,有些迟疑地问道,“不是有句话叫‘无功不受禄’?可我并没有立下什么值得称赞的功劳呀。”


“怎么没有,最近寮里又觉醒了多个式神,这些可都是你的功劳。”


晴明顿了一顿,而后语调一转,眼底透出丝丝担忧之情。


“而且……你最近太过劳累了。我知道,先前的战败让你很不甘心。但那是我太过轻敌之过,你不必这样忧心自责。若是等下无事,便穿上新衣与伙伴们一同外出游玩一番吧,也好转换一下心情。”


萤草一时无言以对,她双目圆睁,一对翠玉般的晶亮眸子止不住地微微泛起波纹,氤氲的水汽雾一般浮起。她连忙低下头去,竭力阻止那些晶莹的液体继续溢出。


她总算听明白了。这衣服并非奖赏,而是安慰。因为她实在太不像样子,晴明大人都看不下去,这才好心地买了新衣当做安慰送给她。


这当然不是赏赐,更像是责罚。


“晴明大人……这……我不能收——”她下意识地想拒绝。


晴明像是早已预料到她的反应一般,还没等她说完就抬起手制止了她:“收下吧。这就是专为你准备的,你若不收,这件衣服也一定会暗自哭泣的。”


萤草黯然,最终还是低头谢过晴明,将那衣服收下了。她心中全无先前的雀跃之情,反倒是溢满了愧疚与不甘。


她垂着脑袋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是自虐一般地把那新衣穿上了,正好当作是鞭策自己变强的动力。


衣服的尺寸正合适,柔软细腻的布料贴合着她的肌肤,凉爽又舒适。温柔的蓝色将她的皮肤映衬得更加白皙,甚至连发丝都被染成了浅浅的蓝色。平时拿惯了的蒲公英化作了一柄黄橙橙的枫叶,充满了秋日的气息。


她将那枫叶紧紧握住,在桌上的梳妆镜前随意照了照。镜中的少女身着锦衣华服,嘴角却僵硬地抿起。萤草并没觉出有何不妥,她稍微整理了一下头上蝴蝶结的位置,而后就踩着崭新的木屐出了房门。


虽说晴明的本意是想让她穿着新衣放松一番,但现下哪里还有悠闲游玩的时间。敌人还未消灭,她又这么弱小……连一刻也浪费不得,她必须要尽快变强。


阴阳寮外的天空已铺满绯红的晚霞,远处的鸟居上落了几只乌鸦,正精力十足地嘎嘎鸣叫着。暮光沉沉,晚风微凉。再过不久就要入夜了,而此刻正是百鬼横行的逢魔之时。


蓝衣蓝发的少女轻轻推开布满木格的拉门,走入了傍晚的霞光之中。她的身形有些飘忽,脚下暗暗发软,但她依旧固执地向阴阳寮的大门走去,继续投身于下一场战斗。


临走到大门前,忽然听得一个女子无比娇媚的嗓音:“哎呀,难得晴明大人刚给你买的新衣,你怎么一脸阴沉,连个笑脸都没有?”


萤草一惊,连忙看向大门的后方。只见一位身穿枫叶纹和服的美艳女子扶着柔软的腰肢款款走来,正是前些天新来的式神,鬼女红叶。


“红叶姐姐?”萤草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红叶挑起细眉,用染得嫣红的指甲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当、然、是,听晴明大人说最近有个一直钻牛角尖的傻丫头,所以我嘛……当然是来看热闹的喽。”


萤草被她戳得有些反应不过来,呆愣愣地问:“傻丫头?是说我吗?”


“你说呢?”红叶用长长的和服袖子掩住嘴,嘻嘻地笑了起来,“晴明大人若是给我买了新衣,我可要好好地穿上,再化个漂亮的妆。哪像你啊,素面朝天的,还板着张脸,真是白瞎了一张可爱的脸蛋。”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抬起手来捏萤草的脸颊,萤草被她捏得哎哎叫唤,脸颊一片通红。


“红叶姐姐——好疼啊、不要捏我啦!”


“嘻嘻嘻,皮肤的底子倒是不错,又嫩又滑的,一定很好上妆。”红叶总算捏满意了,大发慈悲地放过了她的脸颊。萤草眼泪汪汪地捂着脸,脚下抹油打算偷偷溜走。可谁知红叶一把挽住了她的胳膊,硬拉着她就往自己的屋里拽。


“哎呀,你别跑啊。我可是好心好意地想帮你一把呢,你若是跑了,岂不是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红叶勾起嘴角,笑得妖媚无比。萤草浑身一个激灵,像是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一时动弹不得。


美艳的女鬼就这样顺利地将呆若木鸡的小草妖拽进了房门,把她按在梳妆镜前坐好,而后轻车熟路地打开一个精致的小匣子,取出各式化妆用的道具来。


她将樱花色的淡粉胭脂薄薄地涂在萤草脸颊上,又用细毛笔蘸着莓果般的水红色口脂仔细地描过她的双唇。星光一样晶莹闪亮的细粉点缀在她的眼角,眉间漂亮的弧度也用笔尖轻轻地勾勒而过。


萤草紧张地闭着眼,眼皮微微发颤。她只觉得脸上一阵发痒,不知自己现在究竟被弄成了何等模样。直到红叶得意洋洋地说了句“好啦”,她这才颤颤巍巍地睁开了眼。


这一看不要紧,她登时就被吓了一跳。镜中的少女面若桃花,双眸水润,不说是美若天仙,起码也能被印在周刊杂志上当个清纯可爱的美少女。


萤草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诶……这、这是我?”


红叶被她的反应逗得咯咯直笑:“怎么样,看傻了吧?我的技术还不错吧?”


“很……很厉害!”萤草双手握拳,对她敬佩不已,现在红叶在她心中已经是仅次于白狼的厉害妖怪了。


红叶笑嘻嘻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又用沾着樱色的毛笔点了点她的软唇。


“小傻瓜,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的很呢。知道吗?不光是妖力,美貌也是女人的武器。”她勾起自己娇艳欲滴的红唇,冲萤草抛了个媚眼,“以后但凡要上战场,可千万别忘了化妆哦。”


“我记住了!”萤草对她展颜一笑,“谢谢你,红叶姐姐!那个……我回去打御魂了,姐姐回头见!”


红叶半倚在梳妆台前,轻轻冲她摆摆手:“去吧去吧,别忘了保持那个可爱的笑容哦。”


萤草感激地对她点了点头,而后便向门外跑去。不知为何,她此刻的心情格外轻松,好像之前那些焦虑与担忧统统都被一扫而光了一般。


没想到化妆竟还有这样的功效,等她回来以后要不要向红叶好好学一下怎么化妆呢?


萤草心情愉快地向阴阳寮的大门走去,可还没走几步,就忽然迎面撞上了正急匆匆赶来的白狼。


“萤草,快去叫晴明大人!”白狼脸色发青,气喘吁吁道,“那个妖怪……上次的那个妖怪又出现了!”




待续……



PS:用日文写标题纯粹是想增加一些中二感233333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