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莱姆菌

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杰埼】为了不让老师感到尴尬 三

注:本篇是杰埼后天双性转,请确认自己兴趣和我差不多再往下拉OwO

接第二章。金长直少女杰诺斯出没注意( ´ ▽ ` )ノ

第一章请点我ww     第二章请点我><


第三章



果不其然,他话音才落,杰诺斯就愣住了。没愣多久,他的脸上就浮现出一种极度惊恐的神情,就仿佛是他那世界里的天突然塌下来了一般,惶恐而又无助。


“为什么?老师,您为什么要赶我走?!您这是要将我逐出师门吗?!”


埼玉被他那世界末日般的表情吓得也是一愣,急忙安抚道:“谁说要逐出师门了?我只是想让你先稍微搬出去住一段时间而已……”


“为什么?”杰诺斯猛地将身子压到了他的面前,眼里满满的都是伤心。“是因为我做了什么让您讨厌的事吗?您讨厌我了?”


不,虽然说不上讨厌,但你扒了我的内裤还打算拿手指头插我……


埼玉的冷汗又冒了一脑门。刚想开口,可对着弟子那张如同弃犬般可怜兮兮的脸,他又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最后,他只得叹息着伸手摸了摸他徒弟的脑袋,放软了语调安慰道:“没讨厌你啊,别瞎想。”


杰诺斯微低着头,任由他摸着,脸上的表情略有缓和,可他的眼里却突然闪出了一道锐利的光。


“那又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和您的身体变成了女性有关吗?”


埼玉对上他的眼神后,浑身又是一僵。


这家伙怎么这么敏锐……可恶,真是越来越不好糊弄了。


“嗯,也有一定关系吧?”


“为什么?请您告诉我原因。”


埼玉慢慢收回手,又转了转眼睛,边想边道:“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有吧。你想啊,现在我是女的,你是男的。我们继续同住的话肯定就不太方便了吧?”


杰诺斯即答道:“我不会偷看您洗澡的,请老师放心。”


埼玉冷不丁地又被他吓得直咳嗽:“咳咳!当、当然不许偷看!要是敢看的话我就揍你啊——哎呀不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看,你现在已经是个S级的英雄了,要是被人知道你正在和女人同居,可是会影响你的英雄排名的。”


杰诺斯皱起眉道:“我和谁一起住,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埼玉一下子又咳了起来。他也发觉这借口是愈发编不下去了,但还是硬着头皮勉强自己说了下去。


“有关系啊!会影响你的英雄形象,也会引起粉丝不满,会掉粉的哦,这位帅哥。”


“我无所谓。他们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跟我无关。原本我就没打算要当什么英雄,要不是为了能让您收我为徒,我根本连考试都不会参加。”杰诺斯微低下头,深深地凝望着他,那笔直的目光简直像是要直接望到他的心里去。“我从刚才就一直觉得有些奇怪了。您一直在强调社会影响和别人的看法,这可一点都不像您。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您也开始在意起别人的眼光了吗?”


埼玉被他看得浑身发毛,不禁微微挪着身子往后退了退:“啊……当然不会。别人怎么想跟我又没关系。”


杰诺斯步步紧逼,依旧是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双眼道:“那就怪了。您既然都不在乎,那又为什么忽然在意起别人怎么看我了?这和您一直以来对我的教导完全不符,这到底是为什么,老师?” 


埼玉淌着冷汗错开了视线,打了个哈哈敷衍道:“你和我可不一样。你还年轻,以后大有作为,你需要维持一个良好的社会形象。”


“我才不管!我只想一直追随着您,其他人怎么想都与我无关。老师,我发现您一直都在找借口。您为什么不看着我的眼睛?您到底在顾虑些什么?”杰诺斯伸出仅剩的一条手臂,捧住他的脸颊强行扭过来与他四目相对。“请您告诉我真正的理由。”


猝不及防的身体接触惹得埼玉差点从地面上弹起来。明明是冰凉的金属手指,可脸上被他碰到的地方却不合常理地发起热来。杰诺斯眼中的某种东西似乎也在发热,和他双目相对后,埼玉几乎都能感到那股莫名的热度顺着他的视线一路辐射到自己心底了。


他头皮一阵发麻,脑中再度警铃大作。


真正的理由?那还用问,当然就是因为你啊,你这臭小子!


毫无疑问,杰诺斯是对他的身体抱有欲望。虽然现在他本人是毫无自觉,但搞不好哪一天就会突然暴走。年轻的小鬼失控起来的那架势他已经见识过了,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当然,这也不过是青春期一时的冲动,完全可以理解。但埼玉却并没有回应杰诺斯并奉陪到底的义务,他对男人没兴趣,就算现在身体变成了女人,可依旧是对男人没有半点的兴趣。


而最麻烦的地方就在于,变成了女人以后,身边的男人却开始对他有了兴趣。


这简直太让人头痛了,比原本的秃头问题还要让他头痛十倍。


倘若是换了别人,他早就一拳将对方揍出去了。可问题是,杰诺斯并不是什么别人,啊……虽说他之前也是一样把杰诺斯给揍飞了,但是,他是真心不想伤害到自己这唯一的弟子,唯一的朋友。


若是就这么实话告诉他说“哎呀,傻瓜都能看出来你小子对我这身体有那种想法,可是你猜怎么着?我对男人压根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估计杰诺斯那颗十九岁的少男之心就要瞬间碎成玻璃渣了。虽说产生了欲望并不能等同于就是喜欢,但假如他被人生中第一个产生了兴趣的“女性”就这样毫不留情地拒绝,再加上杰诺斯又是那种一根筋的性格,搞不好他以后就会因此而心灰意冷,一蹶不振,再也提不起精神去喜欢什么人,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他的复仇大业中去。


如此想来,这几乎事关他弟子这一生的幸福,他哪能跟他实话实说啊!总之,得赶紧找个像样的借口敷衍过去!


“嗯……其实吧,不能跟你一起住是因为那什么……”


随便扯点什么啊,什么都好,扯点什么……


啊啊啊啊扯个鬼啊!谁能扯得出来啊?!难度太大了,他要真能有这个口才的话早就应聘成功一路升职成销售部主管了好吗?!他只是个兴趣使然的英雄而已,为什么非得像个脱口秀嘉宾一样在这现编台词啊?!


就在埼玉即将山穷水尽,张口结舌之际,他忽然听见电视里传来了偶像剧女主角娇媚的声音:“啊,别,别在这里,人家会不好意思——”


于是他也来不及再细想,顿时急中生智, 脱口而出道:“是因为我会不好意思啦!”


杰诺斯颇感意外,有些诧异地睁大了双眼:“……哎?您是说,和我住在一起的话,您会觉得不好意思?”


埼玉也只是随想随说,他见杰诺斯的表情突然有了转变,便以为这借口能说得通。于是就继续开启头脑风暴,自由发挥道:“对,没错,我会不好意思的。因为刚变成了女人,我对这个新的身体也不太熟悉。而你虽然是我的弟子,但也是个年轻的男人。继续和你一起住的话,不就变成了和异性同居了吗?我根本没那方面的经验啊,所以就会觉得很尴尬,很不自在,很不好意思……”


啊,糟糕。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胡扯真的能有效果吗?


埼玉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忍不住又偷偷瞟了杰诺斯一眼,却意外地发现方才还一直咄咄逼人的弟子脸上忽然露出了羞涩又紧张的神情,一直捧着他脸颊的手也拘束地收了回去。


“说的也是……”杰诺斯像个陷入初恋的高中男生一样微微涨红了脸,一边还忸怩地垂下了眼。“其实,我也觉着,像现在这样和您住在一起,有点不好意思呢……”


哎?怎么回事。这借口……好像还是有点效果的?


“哦……哦!是吗,原来你也有这种感觉啊。”


埼玉见状,不觉松了口气。太好了,虽然不知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杰诺斯的态度似乎逐渐软化下来了!那干脆就趁现在,一鼓作气,乘胜追击——


“嗯,没错,就是这样。所以啊,你能不能……先稍微搬出去住一段时间?”


“既然您如此希望……好的,我会搬出去的。”杰诺斯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就痛快地答应下来。“那我这就收拾东西,请您稍等片刻。”


这下子,又轮到埼玉愣住了。


之前还百般反对的弟子忽然间如同人格转换了一般,变得通情达理,善解人意。这样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变让埼玉着实吃了一惊,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惊异地瞪大了双眼道:“喂,喂喂,等等啊。你……你难道是打算现在就走吗?”


杰诺斯已经站起身走了好几步出去,听到埼玉叫他才微微回过头来:“是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啊……不,我是说,都已经这么晚了,明天再走也行啊?”


“不,事不宜迟。老师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为了不给您造成更多的困扰,我认为我应该尽快搬出去,现在的我已经不适合再和老师同住了。而且,我正好也需要进行一下维修,无论怎样我都是要回一趟研究所的。”


埼玉看了看被自己揍断的那截手臂,再度被汹涌的愧疚感淹没。虽说是他徒弟出手扒内裤在先,可他也揍坏了他一条胳膊,外加小半张脸。这种情况之下还要把弟子赶出家门,他也觉得自己实在太过无情,简直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了。


于是埼玉便也站起了身子,上前挽留道:“你还是明天再走吧,也不用那么着急啊。”


杰诺斯却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对着他道:“不,我现在不走的话,今晚就要和您一同过夜了。如您所说,现在您是女人,我是男人。您不让我走,今晚我就还要睡在您的身旁,若是睡得迷糊了,也许还会碰到您的身体。这样的话,老师一定是会觉得不好意思的吧?所以,为了不造成您的困扰,我非走不可,现在就得走。”


埼玉一脸哑然地怔住了,脸上顿时青一阵红一阵。


好吧,杰诺斯的理由的确非常充分。但是……他形容得也太具体了点吧?!本来他还没能想到这点,被他这样一说,画面感一下强烈到他都要被吓炸了!


原本两人就是一直并排打地铺的,这样睡了半年多也没觉得有何不妥。但现在不一样了,自从身体异变——或者说是自从被弟子袭击后,他就变得对杰诺斯有些意识过度,对方只是稍微靠得近些他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地紧绷起来。


如此说来,如今两人已经绝不可能再像以往那样睡在一起了。就算不并排睡,单单只是想到对方正和自己同处一个屋檐下,他就要防备得汗毛倒竖了,哪里还能睡得着啊!


这下子,他也再顾不上什么愧疚不愧疚,终于不再挽留,反倒是开始上手帮着徒弟一起收拾起行李来了。


之后,杰诺斯又不顾埼玉的阻拦,靠着仅剩的一条手臂将整个屋子都清扫了一遍,直到屋子里除了墙上那大坑以外全部都恢复了原样后,这才起身告辞。


临走前,他冲埼玉微微鞠了一躬,说他会很快回来,让埼玉稍微等他一段时间。


埼玉当时脑子里一下子飘满了无数问号。


很快回来?啊,他的意思也许是,虽然不再同住,但还是会来时常前来拜访的吧?就像强制同居之前那样……


但是,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杰诺斯是话里有话,而且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不过直到最后他也没能找出这不对劲的地方究竟在哪,于是就这么挥着手将杰诺斯送出了家门。


送走了杰诺斯,埼玉独自一人回到了屋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啊,太好了,他总算不用一直担心杰诺斯再来袭击自己了。


不过他很快又感到了些许的不适应,一向絮絮叨叨的改造人不在后,房间里便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不仅安静,而且还似乎比以前要更冷了些。


看来杰诺斯机体运行时也辐射了不少热量,这小子搞不好还具有暖炉的功效。


埼玉有点漫不经心地感叹了一下,又缩了缩脖子,然后扯着腰间松松垮垮的睡裤走进卫生间准备洗漱。


伸手去拿牙刷的时候,他再度感到了方才已经感受过的那种不适应。


漱口杯中原本属于杰诺斯的牙刷已经不在了,他自己的牙刷正形单影只地戳在里头。


埼玉的手僵在半空,盯着那杯子和牙刷怔了一怔。


不知为何,就在那一瞬间,他的心中忽然一下子涌出了大量他无法分辨的情绪,过了很久他才恍然想起,这种陌生而罕见的情绪似乎是被称为“寂寞”。


他的第一反应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毕竟,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他独居了那么长时间也没觉得寂寞过。


不过,以往的那种感觉比起寂寞来说,更像是麻木。


那是变强的代价,他已经认了。


而后,他的生活里突然闯进了一个杰诺斯,硬是要拜他为师,还软磨硬泡地住进了他的公寓。


最开始时他百般抗拒,觉得这小鬼烦人得很,而且带着种让人招架不住的狂热,他甚至一听到他叫“老师”就会条件反射地头疼起来。可后来时间一长,他竟也慢慢习惯了弟子的陪伴。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打怪再一起回家。杰诺斯已逐渐成了他生活中理所当然的一部分。


而直到杰诺斯搬走以后,他才恍然察觉到,他这弟子已不知不觉地侵占了他生活的很大部分。杯子里的牙刷不过是冰山一角,还有房间里的各种生活用品,他的换洗衣物,做的特卖集锦笔记……以及,他的存在本身。


杰诺斯搬走之后,埼玉竟觉得自己的家一下子空了大半。明明临走时杰诺斯并没带走多少东西,可他感觉自己的家一下子就变得空荡荡的了。


而他的心似乎也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了。


他忽然感到寂寞。


明明自己的兄弟消失时他都没觉得这么寂寞。


埼玉觉得他真是太对不起自己的兄弟了。


明明是他自己让杰诺斯走的,可人家刚走没几分钟他就开始寂寞了。这简直都有些矫情了。


然而,他也是想不出比这更好的方法了。


若是再继续这样和杰诺斯同住的话,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定会发生不可逆转的扭曲。


而如果分开住的话,就不会再发生什么节外生枝的事。他还是他的老师,他也还是他的弟子。杰诺斯那点青春期的荷尔蒙也会很快淡去,或者转移到其他的女孩子身上,而不是一股脑地全部聚焦在埼玉这个异变后的女性身体上。


没错,所以,这样最好不过。


他并不想失去和杰诺斯之间那种温和而稳定的联系。


比起彻底扭曲和杰诺斯间那种难得的情谊,寂寞什么的,也就随它去吧。


反正,现在也不过是又回到了以前的那种生活状态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再说了,杰诺斯本来也不可能就这么一直跟在他身边。等他复仇完毕变得足够强大以后,便到了他要离开他的那一天了。


而现在,也不过是将这日期稍稍提前了一些而已。


虽然会避免不了地感到有些寂寞,但用不了多久,他便会慢慢习惯的。


埼玉抬起头来,心情复杂地望着镜子里身材姣好的女人,末了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是自他性别转换以后,头一次切身地体会到这全新的身体所给他生活带来的某种难以言喻的影响。


真的已经变不回去了吗?


以后,就真要作为一个女人来继续他作为“英雄埼玉“的一生了吗?


除了同居的弟子之外,他是否还会失去更多生活中原本习以为常的事物?


他只希望,这次的身体异变不要再给他带来其他更多意料之外而又难以承受的影响了。


不过好在,他那弟子用不了多久就会完好无损地再度前来拜访了。除了不再同住以外,他们的生活并不会与以往有太大的区别。


想到这里,埼玉一度低落的心情才终于有了些好转。


临睡前,埼玉又看了几眼墙上那个杰诺斯形状的大坑。他暗自盘算着等杰诺斯回来以后,头一件事就是要叫他修墙,这才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原本,他是以为杰诺斯能很快回来的,却没想到在这之后的几天里他都没能再次见到自己的弟子。


埼玉不禁感到非常失落。杰诺斯一天不来,他的墙就一天没人来修。


不过,他也有觉得庆幸的时候。他有天早上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忘了自己已经无法直立如厕,差点一下全尿在裤子上。杰诺斯不在,就没人会知道这件糗事,更不会被记到笔记上做些诡异的流体抛物线分析。一想到这点,埼玉就顿时感到无比的庆幸。


但是等到了杰诺斯离开的第三天的时候,埼玉终于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很想念那个咋咋唬唬的改造人了。


倒不是因为修墙的缘故,而是因为……他竟然看到幻觉了。


这天早上,埼玉窝在厚厚的被子里睡得正香,在半睡半醒间,他忽然闻到了一阵淡淡的香气。


那是早餐的香气,诱人而又熟悉。每当轮到杰诺斯下厨做饭时,他便总能闻到这股香气。


埼玉不禁微微睁开眼向厨房的方向望去,隐约能看见一个穿着粉红色围裙的身影正在忙碌着。


那是……杰诺斯?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有,他为什么会在厨房里?


怎么想都觉得不大可能。大概是因为他还没睡醒,所以才看到了幻觉吧?


埼玉打了个哈欠,一头倒回被窝又继续开始睡。


不过,他居然会看到那小子的幻觉,总感觉有点微妙啊……如果说非要幻想的话,他干嘛不想个漂亮的美少女出来?


唔,虽说杰诺斯也长得很好看,但是他对男人可没兴趣,长得再帅也没兴趣……


正当他即将再度陷入梦乡之际,厨房里的那人忽然走了出来,凑到他身旁,蹲下身子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


“老师,醒一醒,早餐已经好了。”


埼玉迷迷糊糊地摇了摇头。这是幻觉,如果回应的话就简直太傻了。他还是继续睡吧……


那人见状,似乎轻轻地叹了口气,又继续伸出手来推他:“老师,请不要赖床。再不起来饭就要凉了。”


埼玉这才终于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这幻觉实在太过真实,肩膀上的触感也不像是在做梦,他是真的感到有人在推他!


然而就在这真实之中,却又夹杂着某种超乎常理的存在,某种几乎不可能的存在……那便是这人的嗓音。


这声线略显清冷,语气却分外温和,而且听起来有种相当熟悉的感觉……但是,这声音无论怎么听,都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啊?!


怎么会有女孩子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来呢?难道他当真是幻想了一个美少女出来?!


“老师,老师……”


那少女见他不醒,又加大了力道来推他。


埼玉猛地睁大了眼睛,一下子被吓醒了。


然而,那女孩子居然还在,见他终于醒了,便对着他微微一笑。


“老师,早上好。您终于起来了,昨晚睡得好吗?”


埼玉压根没听见她究竟说了些什么,他只顾死命地盯着对方的脸看,简直连眼珠都快要就这样掉出来了。


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美少女。她肤色白皙,金发如瀑,整个人都带着种凛冽而冰冷的美感,但身上那件粉红色的围裙却又给她增添了些许温柔的气息。


在这样的清晨,面对着这样的一个美少女,无疑就是无数单身男人梦想中最完美的场景。


然而此刻埼玉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的原因却并不在于此。


他不敢置信地瞪着这少女,视线顺着她的脸庞慢慢下移。果然,两条完好无损又构造精密的机械手臂很快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金发的少女也在一旁静静地凝望着他,黑底金眸的眼瞳中满是温和的笑意。


埼玉也回望着少女,他已经彻底傻眼了。


那是他最熟悉的一切,但此刻却以一种完全陌生的排列组合方式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终于,埼玉用不断颤抖的手指指向她,几乎是惊恐万状地尖叫了起来:“你你你你难道是——杰诺斯?!!”


那少女听后微微点头,勾起柔软的唇角,对着他展颜一笑。


“没错,是我。老师,我回来了。”




下一章点我


评论(2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