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莱姆菌

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杰埼】为了不让老师感到尴尬 四

注:本篇是杰埼后天双性转,请确认自己兴趣和我差不多再往下拉>w<

字数再次爆炸,这次是过渡章,话唠杰出没注意(。

前篇走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屋子里很静。

师徒二人四目相对,谁也没说话。

杰诺斯还在微笑,仿佛单是见到自己老师这件事本身就已令他十分满足了。

面对着久别(三天)重逢的弟子,埼玉却露出了一脸缺氧的表情。他面部的肌肉抽搐了好一阵,整个人忽而一下又倒回了床铺,身体缩进被子,像只蚕蛹般蜷了起来。

他一动不动地等了一会儿,见外面并没动静,便以为自己的噩梦终于结束,于是又偷偷掀开被子向外探了探头。

结果,刚好不偏不倚地和那少女关切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埼玉瞬间面色发青,如同见了鬼一般地尖叫起来。

“你……你怎么还在这啊?!!”

杰诺斯不解地歪了歪头:“老师何出此言?我当然会在这里,我说过我会很快回来的。”

埼玉又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力度没控制好,一下子疼得他龇牙咧嘴。

杰诺斯见他这样,终于露出了有些担忧的神情:“老师,您怎么了?从刚才起就一直很反常,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埼玉没回话,眼睛死瞪着他,依旧是一副受了莫大惊吓的兔子般的表情。

早上起床以后,发现家中竟忽然多出个金发美少女,还像个天降的未婚妻似地坐在你床边叫你起床吃早饭。这事无论是落到谁的头上,都免不了要大吃一惊的。当然,也许有的人——比如说像KING那样的家伙,会享受这种如同GAL GAME般的发展,但是很明显,埼玉并不属于这类人。对他来说,这是有惊而无喜。特别是在这少女还自称是他徒弟的时候,简直都已经称得上是惊悚了。

埼玉的冷汗已冒了一身。他盯着面前少女那精致的脸孔,连声音都止不住地发起颤来:“我……我没在做梦?你真是杰诺斯本人?不是什么人假扮的吗?!”

那少女微微一怔,顿了几秒后,脸上又流露出稍许钦佩的神色来:“不愧是老师!在任何情况之下,您都保持着身为武者的警戒……我明白了!我会向您证明自己的。我就是您的弟子杰诺斯,接下来,我会向您陈述一些只有我才会知道的事实。”

埼玉顿时条件反射地暗叫了声不妙。这少女虽说和他是初见,但说起话来的那气势却带着种让他头皮发麻的熟悉感。他已隐约察觉到了些许不祥的预感,但还没等到有机会阻止,少女便已滔滔不绝地开口说了起来。

“老师,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不小心烧掉了您的衣服,看到了您的裸体。可您却毫不在意,还一击打败了蚊女,救下了我的命。您那高尚的品德和强大的力量简直如同神祗一般,连同您那完美的身体一起,都已经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脑中与心中。您最喜欢的食物是白菜,最喜欢的活动是超市特卖,最近正在看的漫画是太阳MAN,您之前看到一半就去抢特卖了,但是我已经帮您记下了页数,是第六十四页,请您不用担心。另外,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三天之前,您的身体变成了女性。当天的晚餐是白菜火锅,您穿的睡裤是格子款式,被我扯坏的内裤则是深蓝色的三角裤。您一共有五条内裤,四角的三条,三角的两条。但是其中一条被我扯坏了,所以您现在只剩下了四条内裤。真是非常抱歉,我会买新内裤给您的,请老师原谅我的鲁莽——”

“停!给我稍微停一下!!!”

少女说起话来如同连珠炮般,字句之间毫无停顿,这样的连击给平素最受不了别人啰嗦的埼玉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被对方生生给说爆炸了。

他也再顾不得什么对淑女的绅士风度,直接扑上去一把捂住了对方的嘴。

现在,就算他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认这少女就是杰诺斯本人了。

毕竟,在这世界上会像研究什么濒危物种一样对他二十四小时无限关注的,也就只有他那徒弟杰诺斯了。当然,也幸好只有杰诺斯一人这样。若是再给他来一个的话,那他埼玉也就真要离濒危不远了。

就算被捂住嘴,也依然阻挡不住杰诺斯对于发言的向往。他一脸无辜地对埼玉眨了眨眼,嘴唇贴着他的掌心一开一合。

“老师,如何?您能相信我了吗?”

埼玉欲哭无泪,和他相顾两无言了一阵后,终于移开手掌,做了个投降的手势:“好,好。我信,我信你还不行吗?”

弟子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他一下露出了无比欣慰的笑容。

“太好了!我很开心,老师!”

埼玉看着喜笑颜开的弟子,不知不觉地也被带得微微扬起了嘴角。说实话,当意识到弟子回来了的那一刻,他的确是不由自主地安心不少。他已习惯了和杰诺斯在一起的日子,那是他平稳日常的重要组成部分。弟子回来了,便如同是残缺的拼图又被拼完整了一般,他下意识地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定感。

“请允许我再说一遍,我回来了!”

杰诺斯的情绪依旧高涨着。一向扑克脸的弟子这样喜形于色的样子并不常见,埼玉甚至能看到有朵朵小花在他周围的空气中飘散不定。

“啊,嗯。欢迎回来,杰诺斯。”

埼玉有些不自在地挠着脸颊。他对于现下的境况依旧没什么实感,但这句话一出口后,却忽然有了种微妙的感觉,那似乎便意味着自己已接受了眼前的少女就是杰诺斯的这一事实。

及腰的长发柔软地垂落在他的手边,那淡金色的光泽使得埼玉一时间感到有些目眩。原本熟悉的弟子以一种完全陌生的姿态回到了他的身边,这种日常与异常混杂在一起的落差感使得他眼中的世界都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想要问他的话差不多能有一座山那么多,可还没等到埼玉开口,他的肚子却先咕噜一声叫了出来。

杰诺斯见状,便善解人意地笑了笑:“老师,还是先起来吃饭吧。”

埼玉无比尴尬地与他对望一阵,终于还是把心一横,撩开被子起了身。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不管他自己变成了什么样,他弟子又变成了什么样,但困了要睡觉饿了要吃饭的道理却是永恒不变的。

于是,现在埼玉就坐在自己的美少女徒弟对面,开始和对方一起吃早餐了。

矮桌上整齐地摆着盐烤秋刀鱼,油炸豆腐,味增汤和米饭。菜式是弟子最常做的那几种,手法也是极为熟练。这样的早餐他经常吃,已经熟悉到光是闻见香气便能知道是他弟子的手艺了。

这本应是他日常中司空见惯的一幕,然而他和他的弟子却都已是和以往判若两人。

面前的少女姿势标准地捏着筷子,正以一种礼节良好却又速度非凡的姿态消灭着盘中与碗中的目标。细软的金色长发垂落在她的肩头,清晨的阳光洒在上头,画出了一道炫目动人的光晕。

鲜有和女性一同用餐经验的埼玉不由看得有些出神,一时间竟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某次在KING家里玩过的美少女GAL GAME,那里头有张CG就和他现在眼前的景象惊人地相似。

见埼玉一直对着她发呆,少女有些不解道:“您怎么了,老师?您不吃吗?是不是今天的早餐不合您胃口?”

埼玉这才瞬间回神,迎着弟子疑惑的眼神,他一下子尴尬得直想猛K自己的头。

他在对着自己的徒弟瞎想个什么劲啊?!有没有搞错?!不是已经都确认过了吗,现在坐在他对面的可是杰诺斯,是杰诺斯,是杰诺斯!而且,也不是什么“她”,是“他”才对!是男人!

他对男人可没兴趣!一丁点兴趣也没有!

埼玉在脑子里像念经一样重复了好几遍“杰诺斯是男的”,终于做足了心理建设工作,这才勉强维持着淡定的表情看向对方。

“不,没有,挺好吃的啊。我只是在觉得不可思议。你怎么会也变成女的了?博士帮你改的?还是说,那怪人还有其他同类?你也被袭击了?”

杰诺斯摇了摇头:“不,那怪人已经被您消灭了,并未出现其他类似的品种。而且我认为,那种黏液对改造人大概是无效的。这个新身体的确是博士帮忙改造的,大部分零件都是重新锻造,所以才多花了些时间。”

“还真是改的啊?!”埼玉瞪大了眼,不可思议道,“不过,你也太乱来了点吧?竟然还让博士陪着你胡闹,你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杰诺斯闻言放下了筷子,目光笔直地望着他,一脸严肃道:“这并非胡闹,而是修行中极为重要一环!老师,几天前见识到您的力量以后,我又有所领悟了。就算是变成了体力条件相对柔弱的女性,可老师的力量却依旧没有任何改变!您的这份强大是绝对的,您跨越了性别的界限,超越了所谓的常理,打破了世间的定式,您本身就已经成为了新的公理!没错,自从遇见您以后,我无时无刻不在为了您这份不断突破自我的伟大精神而感动不已。我想要一生都追随着您的脚步,我想要更加接近您。因此,我将自己的身体也改造成了女性。如果处在与您相同的境况之下,我又会做何反应?我能否如您一般毫无迷茫,继续坚定地将自己的信念贯彻到底?所以,我必须这样做,我要挑战自己,只有这样,我才能不愧于做您的弟子,才有资格继续留在您的身旁——”

“太长了!给我打住啊!”

毫无防备地就又被弟子的长篇大论一通狂轰滥炸,埼玉的脑袋瞬时大了一圈,他急忙胡乱挥着手阻止对方继续说下去。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知道了!你能有这种挑战自我的精神很不错啊。不过,虽说力量和性别并没有太大关系,可你也不用为了这个非把自己也改成女人吧?我这边是迫不得已,可你却根本没这个必要啊。你还是赶紧改回去吧,待在自己不熟悉的身体里很不方便的,我是说真的。”

杰诺斯再次缓缓地摇了摇头:“感谢您的关心。但是,我也有必须维持这个女性身体的原因——倒不如说,这才是我进行改造的根本原因。埼玉老师,我不想和您分开,这才是我的私心,我想一直待在老师的身旁。请您原谅我。”

埼玉一怔,在终于反应过来对方话语中的含义后,他感到自己瞬间被一种微妙的感觉包裹住了全身。

虽说杰诺斯的本意应该是“我为了复仇,必须变强。因此我一定要留在老师的身边和老师一起修行”,但他省略得太多,再加上现在这副美少女的容貌,使得这句原本没什么异样的话语一下就染上了些许暧昧的味道。

埼玉一脸别扭地扶住了自己的额头。他不该在KING家玩什么美少女恋爱游戏的,现在杰诺斯的脸竟和那游戏里见鬼的女主角重合在了一起,就连说的台词都越来越像,使得他越来越难以直视他那一脸正直的弟子了。

什么“不想和您分开”啊,这……听上去简直都快成告白了啊?!

啊不对,杰诺斯不可能是这个意思。都怪他现在这张美少女的脸,害得他总是会不自觉地联想到那个见鬼的恋爱游戏。

啊啊真是够了,赶紧打住啊!要再这么胡思乱想下去,连他自己都要变得奇怪起来了!

为了防止气氛变得更加诡异,埼玉急忙用力摇了摇头,故作轻松地夹了一筷子菜,面色如常地送入口中,边嚼边打岔说:“我们并没分开啊?你看,我这不是还在和你一起吃早饭呢吗?”

“不,我想要的不仅仅是和您一起吃早饭。”杰诺斯表情没变,依然是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我的意思是,我想搬回来继续与您同住。”

埼玉的筷子一下啪嗒一声掉在了桌上。

“啥?!你,你是说,你要……搬回来住?!”

 “是的。”

埼玉惊愕地瞪着他。对方的眼中没有丝毫玩笑之意,他是真想搬回来住。

“之前您说过,我是男人,和我住在一起您会不好意思。不过您看,现在我的身体也变成了女人,和您一样了。这样一来,面对同样性别的人,您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了吧。”

杰诺斯有些得意地微微扬起嘴角,像个成功解决了课题的优等生似的等待着老师的夸奖。

埼玉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瞪着对方那张堪比少女偶像的脸,一下子呆若木鸡。

不会吧……就因为这个吗?!

他当初胡扯的那句“会尴尬会不好意思”不过是个借口而已,可谁能想到杰诺斯居然这么较真,愣是生生地把自己也改成了女人!这改造人也实在太任性了点吧?!连自己的性别都说改就改啊?!

真没想到他无心的一句话,居然会造成这么可怕的后果。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祸从口出”?

……好吧,也不能只怪杰诺斯性子太直。归根结底,还是他自己找的那借口不够高明。

然而就算不够高明,也已是死牌落地,成了定局。他不可能再把说出来的话给收回去。

这下可惨了……

埼玉的脸顿时青了起来。自己变成女人和徒弟变成女人可完全是两码事,他是可以毫不在意地光着脑袋顶着OPPAI照常打怪人抢特卖,但杰诺斯可不一样。他已经是S级的英雄,名声又正如日中天,若是忽然间变了性,那影响可不是一点半点的!

埼玉皱着眉清了清嗓子,斟酌着措辞开口道:“呃,杰诺斯啊,你能这么为我着想我很感动。不过你真的没必要为了这个把性别都改了,变成女人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一下子性别都变了,英雄协会的那帮人可是会被你吓死的,搞不好还会把你的英雄称号都给改了,变成‘魔女改造人’啥的……”

杰诺斯微微挑起眉,满不在乎地歪了歪头。

“我无所谓,他们怎么叫我都没关系。只要能和您在一起,我无论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听了这话,埼玉不觉浑身一僵。他也不知是该感动还是该惊悚,最终只得心情复杂地冲着弟子苦笑了一下:“我说你啊……就那么想和我住在一起吗?”

杰诺斯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比婚礼上即将宣誓的新郎还要郑重。

“是的。自从与您同住以后,我几乎时时刻刻都沐浴在老师伟大的人格光辉之中!您的一举手一投足间都蕴含着深刻的智慧,我几乎每天都能从您身上得到新的感悟。我已经无法忍受没有老师的日子了,无论如何我都想要与您同住!”

“……”

埼玉一脸无语地扶住了额头,距离他习惯弟子这种夸张的说话方式大概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过虽说措辞方式有点诡异,但他却也能明白他弟子的那种心情。

长久的独处之后,忽然间得到了他人的陪伴,那就像是在寒冷的夜晚偶然烤到了暖炉一般,再怎么抗寒的人也难以抵御温暖的蛊惑,不由自主地就会依赖上那种温度。等到了再把暖炉拿走的时候,就会像免疫力低下一样,比以往更加怕冷。

而他也是一样,习惯了弟子的陪伴之后,便更加无法忍受孤单。虽然这样说也许会有些矫情,但自己那狭窄破旧的公寓自从住进了杰诺斯以后,便忽然之间变得更像是个“家”了。

原来杰诺斯,也是和他有着相同的感受么……

弟子正有些局促不安地望着他。他双眼微垂,金色的睫毛一颤一颤,那模样看上去就像个楚楚可怜的高中女生。可他的眼底却燃烧着异样的热度,如同缱绻的火焰。被他这样望着,埼玉不禁感到自己的脸颊都有些微微发起热来。

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正在心底暗暗滋长,还没来得及分辨出那究竟是什么,他便已被它牵引着,脑子一阵发热,不受控制地做出一个不计后果的决定来。

“嗯……那好吧,你还是回来住吧。”

杰诺斯惊喜地抬起头来:“真的可以吗?老师?!”

埼玉看着他,头疼地叹了口气:“可以啦。所以说,你赶紧把你那性别给改回去吧。”

“那怎么行!恢复成男人不就没法和您一起住了吗?!我才不要!”弟子不敢置信地张大了嘴巴。

“变成男人也没问题啦,所以说啊,你赶紧改回来吧。”埼玉一脸无所谓地冲他挥了挥手。

老师前后的态度转变太过生硬,使人不由得心生疑惑。杰诺斯微微坐直了身体,一脸狐疑地盯着他道:“这是怎么回事,老师?之前您不是说过,和男人住在一起会不好意思吗?那您现在为何忽然又不在意了?难道说,在您眼中,我已经算不上是一个男人了吗?”

“喂喂喂,你冷静点啦!”见弟子脸上又现出了那种让人头疼不已的执拗神色,埼玉急忙哭笑不得地安慰道,“你别又开始胡思乱想啊!在我的眼中杰诺斯永远都是个男子汉哦!所以我并不是那个意思,你别想歪啊。”

杰诺斯仍旧是一脸的不满,似乎对他老师的答案并不满意:“那您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作为一个男人也已经无法引起老师的注意了吗?”

“啊啊啊你这家伙怎么那么难缠!都跟你说不是这个意思了啊!”弟子胡搅蛮缠的思维方式再次把埼玉弄得快要抓狂了,他用力地敲了敲桌面,大声道,“我是说,我会慢慢习惯的,所以没关系的!”

“哎?您是说,习惯以后就不会不好意思了吗?”弟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对他展颜笑道,“不愧是老师!您的适应能力也是第一流的!真是太令人感动了!”

“哈啊……嗯,也算是吧?”

埼玉依旧感到头疼不已,他挠了挠空无一物的头皮,见徒弟好像终于不再死较真下去,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不过话说回来……他刚才,是不是干了件相当冒险的事啊?

好不容易被他支走的弟子又住了回来,就像是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一样……当初他可就是怕杰诺斯再袭击自己导致两人关系破裂才让弟子搬走的,现在这么一来,问题不就又全都回来了吗?

埼玉有些不安地看了看对面的弟子,对方正心花怒放地对他微笑着。少女白皙的脸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眼睛微微眯起,像只饱受宠爱的猫咪一般惹人怜爱。

他看得微微一怔,脸上不觉也是一热,渐渐的,困扰他的那堆问题不知何时也已被他踢到了脑子后方。

嗯……也许是他想太多了,问题应该也没有那么严重。

自从杰诺斯变成了女孩子以后,他才发觉自己也总会不自觉地对着对方胡思乱想。难道说,这就是男人的通病么……见到漂亮的女孩子就总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连他自己也不能免俗。

这样一想,他也就能稍微理解杰诺斯几天前的举动了。那应该也只是身为男人面对异性时不由自主的反应而已——

不,不对啊!就算这样,上去扒人内裤也实在太过分了点吧!这小子的道德感跑哪去了?作为一个S级的正义英雄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埼玉脑的袋又是一阵发晕,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也罢。反正杰诺斯那小子就是这么没常识,以后找机会再好好说他一顿就好了。再说了,一起住久了以后,弟子也会逐渐习惯他这女性的身体,应该也就不会再一惊一乍地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了。

所以,就算一起住也应该问题不大……吧?

他并不太擅长思考这样复杂的问题,思考回路转了几圈便觉得无比疲惫,最终就这样草草了事地决定了。

“啊,那就这样吧。你赶紧改回去吧。”

杰诺斯听话地点了点头,忽而又顿住,露出了有些为难的神情:“我随时都可以改回去。但是这样一来,这具新造出来的身体就没用处了。我是觉得刚造出来就闲置有些浪费,毕竟这次也花了博士不少的心血,研究经费也用掉了不少……老师您怎么看?”

埼玉顿时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

“你这具新身体……造价多少?”

杰诺斯报了个数字。

埼玉听了差点一下子从桌子上栽下去。

天啊,天文数字啊!!!

他这徒弟到底什么来头?!博士又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他怎么感觉一下子就闯进了一个未知的世界啊?!

“杰诺斯……那啥,你每次的改造都差不多是这个价吗?”

“不……局部零件的替换并不需要那么多,只需要——”

“停!你别说了,我已经不想知道了……”埼玉一下倒在矮桌上,无力地垂下了脑袋。

“好的,老师不想听,那我就不说了。”杰诺斯乖巧地点点头,又歪过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他,“那么,关于我的身体,您觉得怎样比较好?需要我换回去吗?”

埼玉趴在桌上动也不动,只呻吟着摆了摆手:“不,你别换了。就这样吧,不然太浪费钱了。”

杰诺斯感慨万分地望着他,双眼又开始闪闪发亮起来:“不愧是老师!从您那节俭的生活习惯中透露了出一种属于真正英雄的高尚品德!我实在是太感动了!请允许我先记个笔记——”

“你给我打住啊。我说,还是赶紧吃饭吧。”

杰诺斯这才坐正了身子,对着他一脸郑重道:“是!老师您说的是!那么,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金发的少女说完话,再度对他露出了灿烂的微笑。原本冷着脸就已经魅力逼人的少女微笑起来后的杀伤力更是巨大,就连感情淡漠的埼玉都被这笑容晃得有些呆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磕磕巴巴地回了一句“啊……嗯。多多指教。”

他话音才落,却也忽然在那一瞬间意识到了某种略感沉重的事实。

直到这一秒,他才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方才究竟答应了些什么样的事。

那也就是说。他,一个二十五岁的处男,即将要和一个美少女同居了。

……这,这也实在太坑了点吧?!为什么一下子会变成这样啊?!

他原本是希望杰诺斯能慢慢习惯他女性的身体,别再来袭击他;可到头来,竟变成了他要去慢慢习惯杰诺斯女性的身体了吗?!这对于一个二十五岁的处男来说难度太大了,他连和女生接吻的经验都没有,一下子就同居……这简直就像是刚出了新手村就直接打魔王一样啊!

……等等。他的思考方向好像变得有点奇怪了。只不过是和徒弟同住而已,为什么一下子会联想到和女生交往那里去了?

啊啊啊,都怪那个该死的GAL GAME!还有莫名其妙就把自己整形成女主角似的杰诺斯,一个两个的都净给他出难题!

不过,到了现在,再说这些也已是黄瓜菜都凉了。

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归根结底,还是他自己挖了个坑然后自己跳进去了。若不是他当初让杰诺斯搬出去,还找了个那样不靠谱的借口,事情也不会一步步地演变成这样。

真是自掘坟墓啊……

埼玉肩膀一垂,无语地望向窗外,印堂开始隐隐地发黑。

和陷入了绝望的埼玉不同,如愿以偿地回到老师身边的弟子此刻正是心情大好,笑意盈盈地给他的碗里夹了一大条鱼。

“老师,您多吃些,还有很多。”

埼玉呆愣愣地夹起碗里的鱼,机械地放进嘴里咔吧咔吧咬了起来。弟子的手艺很好,可他此刻却是味如嚼蜡,食不知味。

杰诺斯满眼期待地望着他,似乎还在等待着老师对于饭菜质量的评价。

埼玉抬眼看了看一脸希冀的弟子,终于像是认了命似的,长叹了一大口气,而后低下头,默默地将碗里的饭菜吃了个精光。



下一章点我

评论(2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