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莱姆菌

国家一级爬墙运动员

【杰埼】为了不让老师感到尴尬 五

注:本篇是杰埼后天双性转,请确认自己兴趣和我差不多再往下拉>w<

每次都爆字数一定都是杰诺斯害的=。=

前篇走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吃完了饭,收拾好了桌子,杰诺斯主动提出来说要修墙。

弟子这样自觉,埼玉自然很欣慰。他正要答应,可抬眼一对上那张美少女的脸,便顿时被一种极大的负罪感淹给没了。

原本他是一直盼着杰诺斯能赶紧回来帮他修墙。可他盼的是那个帅哥杰诺斯,而不是这个美少女杰诺斯。他脑子里补的也一直是那个身强力壮钢筋铁骨的弟子……可现在眼前这个像出水芙蓉一样的美少女又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啊?!

他完全想不出来这美少女若是帮他修墙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面,纤细的少女再配上沉重的体力活,根本就是画风不和。

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左手水泥右手砖,乒乒乓乓地给他修墙啊!那他也实在太没风度了吧!?

想到这里,他忙冲杰诺斯摆摆手。

“啊,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

杰诺斯抿了抿形状漂亮的唇,一脸严肃地摇头道:“不行,老师的墙是被我撞坏的,我理应承担责任。”

埼玉看着他,有点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可那也是我先一拳把你揍出去的啊。要这么说的话,应该是我的责任才对。”

“不,是我失礼在先,还是我不好。”

“喂喂,你也别这么说啊。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所以还是我来吧。”

“身为弟子,怎么能让老师动手!请您交给我,老师的时间如此宝贵,不能浪费在修墙这种毫无意义的事上!”

“什么时间宝贵啊……哎,我其实还是挺闲的,修个墙也费不了多久。”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就好像修墙成了什么天大的好事一般,为此争执不休。埼玉一向嘴笨,也不知究竟该怎样才能说动这个脑回路和神经都僵得跟铁块一样的弟子,最后只得实话实说。

“杰诺斯,你看,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女孩子了,再怎么说,我也不能让女孩子帮我修墙啊……”

听了这话,杰诺斯眼睛一眯,不满地皱起眉道:“老师,您这是什么意思?您难道认为我变成女性以后,力量就微弱到连帮您修墙这种小事都做不到了吗?”

“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

没等埼玉继续辩解,杰诺斯便将身体向他压去,低头紧盯着他的双眼,语气变得急迫起来。

“老师,我知道,我并没有像您那样强大的实力。变成了女性以后,也一定是连您的千分之一都无法企及。但我并不是抱着玩笑的心态来改造自己的,我想要变强,想要更接近您,为此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也许现在的我还很弱小,入不了您的眼。但是请您相信,我绝对会变强的。我会向您证明自己,我的决心并非儿戏!修墙也许就是您给我的第一个考验吧,请您相信我,以我现在的实力,别说是一面墙,就算是整栋楼我都可以修好给您看!”

弟子越说越激动,不知何时已伸手握住了他的肩膀。比原先纤细许多的机械手指力量依旧,虽然埼玉并不觉得疼,但依然能感觉出不小的力道。这若是换了别人,没准都要被捏脱臼了吧。

对于杰诺斯的长篇脱稿演讲,他这次已有了些心理准备。徒弟刚一张嘴,他就眼神远飘,果断走神。到了他快说完的时候,埼玉忽然捕捉到最后话里的某种信息,一下觉得势头不对,这才回过神,急忙开口劝阻。

“呃……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你可别干出拆楼这种事啊。”

杰诺斯两眼一亮,以为他老师又传授了新的秘诀“不拆楼方能变强”,顿时如获至宝,对着埼玉点头如蒜。

“好的!我明白了!以后一定控制火力,绝不拆楼!我受教了,谢谢老师的指点!”

总觉得……他和他徒弟的思维就从来没在一个频道上过。很显然,自己的话到了杰诺斯那边又不知被曲解成什么样了。

埼玉太阳穴突突直跳,他真心觉得和杰诺斯谈话简直要比以前没变强时和敌人缠斗还累人。他懒得把说过的话再说一遍,也懒得再去纠正弟子脑子里那跑偏的思维,只得再次强调了一下之前话里的重点。

“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也并没小看你。我只是觉得让一个女孩子干这种体力活有点没风度啊。”

“您的意思是说,女性普遍力气没有男性大,所以,由女性来进行体力劳动是很没风度的行为?”

弟子这回倒是准确地理解了埼玉想表达的意思,恍然大悟老师的意图后,顿时又是一脸钦佩。

“不愧是老师!如此为女性着想,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绅士风度?不,比起绅士来说,老师的风度要强上百倍千倍才对!”

预感到一大波饱含赞美的废话又在来袭,埼玉张开手掌,迅速地做了个“停”的手势。

“行了行了行了!总之……你明白就好,所以说,这种事就交给我吧。你去厨房把地扫扫。”

“您的意思我明白。”杰诺斯点点头,看着好像是明白了,可忽然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一下凑到埼玉身前,低头深深望着他那比以往线条细腻不少的脸。

“可是,老师您现在,也是个女人啊。”

弟子靠得太近,身子都快要贴上来了。近距离之下与对方对视,埼玉迫不得已地抬起脸来,这才发现眼前的少女居然要比他高上半头。不想两人性别转换后,这种令人不爽的身高差竟不减反增。杰诺斯并没比男性状态时矮多少。真不知道博士到底是怎么想的,该不会是参照什么时装杂志上的模特来改的吧?!

这时,身前的杰诺斯又说了一遍:“老师,现在您也是个女人。”

埼玉净顾着气愤两人的身高差,这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内容。

“那又怎么样?”

杰诺斯慢慢垂下眼,像是感到颇为遗憾似的:“现在您是女人,我也是女人。按照老师之前所说,那么我们两个都不该去修墙。可如果不修墙的话,这里就并不适合老师居住了。当然,这栋公寓里所有的房间都可以住,但您已经在此地居住多年,一下子搬家我担心您会不适应……可如果不搬家的话,就必须要请人上门维修了。”

“维修?!你说啥?!”埼玉大惊,“那得花多少钱啊!根本用不着!这点小事,我自己来就行了!”

“不可以!”杰诺斯一下板起脸,对着他义正言辞道,“老师您说过,女孩子不可以修墙!老师您也是女孩子,所以您也不能修!”

“……”

见他竟搬出自己先前说的话来,埼玉终于被堵得无语凝噎,再也说不出什么,只能无比疲惫地瞪着徒弟,就像在瞪一台无论怎么摁遥控器都没反应的电视机。

他不过是不想看着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少女被他当成苦役而已,为什么跟这家伙一说就会生生扯出来那么一大堆废话啊?!最后竟然还要花钱请别人维修?开什么玩笑?!

他算是彻底服了杰诺斯了。无论跟他说什么,最后都会被扯进他的节奏中去,要不然就是说一大通废话来烦死人。

行,行。就当是他白操心好了。这家伙爱怎样就怎样吧。比起怜香惜玉来说,当然还是保住自己的脑子不要被烦爆炸更重要。

“好吧,好吧。我收回前言。女孩子可以修墙。”埼玉一脸超然地冲他甩了甩手,“反正,你也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对吧?”

眼看着老师出尔反尔,杰诺斯却毫不介意。对他来说,老师的话就是宇宙真理。就算老师把自己之前说过的真理给推翻了,那也一定是有老师自己的道理,是老师智慧的体现!

而且,老师还说他“不一般”……杰诺斯更是瞬间就感动得眼里的灯都快红了,连忙笑着应道:“当……当然!老师能够肯定我的实力,简直就是对我最高的奖赏了!谢谢您,我会向您证明自己。我当然和一般女孩子不同,我目前的战斗力,若是以普通女孩子的数值来计算的话,差不多相当于——”

“打住。”

和振奋无比的弟子不同,做老师的埼玉却看起来疲惫不堪。他闭着眼,单手扶额,仿佛连多说一个字都嫌累。

“要修赶紧。”

弟子得令,兴高采烈地从不知哪拿来的背包里搬出了一大摞砖,大刀阔斧地就修起墙来。不过没多久,埼玉就觉得让弟子一个人干活有点太不人道,便走上前去帮忙。杰诺斯自然又跟他说了一大通“老师您歇着,放着我来”之类的废话,不过这次埼玉全当耳旁风,不顾阻拦修得更快。杰诺斯见老师执意要上手,也劝不动,便只好加快维修速度,自己多干一些,老师就能少干点。埼玉看杰诺斯手下如飞,还以为他在和自己较劲,就不服输似的,也修得更快了。

结果,两人异常迅速地就修完了墙,比正常的速度要快上三倍都不止。

埼玉望着光洁平整的墙面,终于满足地叹了口气。

这下,家里总算是恢复了原样。他一屁股坐进地板上的靠垫里,看看完好无损的墙,再看看完好无损的徒弟,一下就有了种一切复原的安心感,不禁咧着嘴笑了起来。

杰诺斯也在笑,笑得居然比埼玉还开心,显得他整张脸都亮了起来。

美少女笑起来当然养眼。不过弟子的这种笑法却颇有些傻乎乎的味道,生生拖累了他那张漂亮脸蛋。

埼玉一看他那脸,笑点顿时转移。徒弟一向面瘫,笑的时候不多,笑成这样的时候更不多。埼玉被他连带着,也笑得更欢,一边笑一边问他:“哈哈哈哈,杰诺斯,你傻乐啥呢?”

杰诺斯依旧维持着那种笑容答道:“我很开心。因为我终于回到了老师身边。”

然后埼玉顿时就笑不出来了。

他头皮一阵发麻,被这毫无遮拦的肉麻台词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原本弟子说话就夸张,变成美少女后再这样就更令人招架不住,羞耻到恨不得拔腿就跑。他想提醒一下杰诺斯以后注意下说话方式,别动不动就散播这种羞耻的台词。可一对上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呃……算了。反正就算跟他说了,他也并不会听吧。

沐浴在异样灼热的视线中,埼玉满脸不自在,脸颊跟着发热,却也没移开视线。因为如果移开的话,就好像是输了什么似的,这令埼玉更加不爽。

结果,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地对视了起来。

杰诺斯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老师心中的不悦,依旧带着愉快的笑容静静地望着他。

这副毫无羞耻感的模样更是气得埼玉直牙痒痒。

对着弟子那张正直又坦然的脸,埼玉忽然之间灵感一闪,升起了某种恶作剧般的念头。

这家伙……总是一脸无辜地说些羞耻感爆棚的台词,干脆,就让他也来体会一下自己平时的那种尴尬感好了!这么来一次的话,他以后也就该知道吸取点教训了吧?

埼玉自认为这计划十分高明,于是便故意挑了挑嘴角,对弟子露出一个灿烂明媚的笑脸来。

“我也是。你能回来,我也很开心。”

话才出口,埼玉脸就红了。

这实在,实在太羞耻了!就算能杀敌一千,也肯定要自损八百了。杰诺斯那小子,到底是脸皮有多厚才能把这种台词说得那么顺口的啊?!

不过,总算也是说出口了。

难为他承受了这么多羞耻感,就是不知效果如何。

埼玉有点期待地抬眼看向弟子,等着看对方那一脸尴尬的表情。

果不其然,杰诺斯有些惊讶地微微睁大了双眼。

埼玉于是得意地暗笑一声。哈哈,怎么样怎么样,吓到了吧。

然而杰诺斯的表情比起惊吓来说,倒更像是惊喜。他的脸颊慢慢染上红晕,眼睛闪闪发亮,嘴角的弧度画得更大,就像是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心上人一般,那表情简直称得上是欣喜若狂了。

随即,从弟子身体的各处传来了机械运转的声音。埼玉刚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杰诺斯就已经无法自制地张开双臂,迅速朝他扑了过去!

“老师!老师!老师——”

埼玉被他吓得差点大叫出声,根本来不及躲,就被抱了个正着。

少女的身体和他紧密贴合,长长的金色发丝扫到他的脖子,痒得人心烦意乱。被美少女投怀送抱大概是全体男人的梦想,然而埼玉却是无福消受。被少女紧紧抱着,他只得浑身僵硬地伸着手,抱也不是推也不是,成了一个硬邦邦的行为艺术雕像。

他脑子发懵,完全反应不过来。

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呢,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难道他是按错了什么开关吗?!

“……杰杰杰杰诺斯?你怎么了突然?!到底怎么了?!”

弟子不回话,只是紧紧贴着他,一手搂着他腰,一手搂着他脖子。抱得死紧,根本没有要松手的意向。干净漂亮的脸凑上来,下巴压着他的肩膀,而后竟在他的耳旁不住喘起气来。

“哈啊……哈啊……我好高兴,老师,太好了……原来,原来老师也一直在等着我回来吗,我好开心,啊,老师,老师……”

埼玉雕像还在僵着。

……他好像做错事了。

原本他只是打算报复一下徒弟让他也不好意思一下,可谁想到,对方的段数太高,反倒做出了更加令人羞耻的举动!

他只是想看看杰诺斯尴尬的表情而已,可现在反倒把自己搞得更尴尬了!

弟子靠在他的脸侧,满是眷恋地磨蹭着。埼玉被他蹭得头大如斗,却也不好意思一把推开他。毕竟是他自己说了那种话,才让徒弟会错意。

不过是说了句他回来了自己很开心而已,至于那么高兴,至于那么激动吗……

被弟子的气息和体温包围着,他的心情也逐渐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一向淡漠的他对于这样激烈的情感,不自觉地感到又是好奇又是羡慕。被弟子连带着,他那一向波澜不惊的内心也掀起了不小的涟漪。

好吧……其实,他也没说错什么。杰诺斯回来了。他的确是挺开心的。

不光是为了修墙,他是真心盼着弟子能快些回到他身边。

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心情以后,埼玉的身子也终于渐渐放松了下来。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在弟子的后背上轻拍几下,不禁生出了些类似对于小孩子的怜爱之心。

说起来,弟子也不过十九岁而已,的确还是个孩子。

难道说,这其实是在撒娇吗?

……嗯,这样一想的话,居然还有点可爱。

埼玉的心中一下又充满了长辈般的慈爱,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样揉了揉弟子柔软的金发。

不过这种宠爱后辈一样的心情还没能持续多久,肢体接触间带来的某种异样感便很快向他侵染过来。

平日里彬彬有礼的弟子,很少会和他有身体上的接触。战斗时也是完全打不到他,自然也就接触不到。仔细想来,这还是他头一次和杰诺斯有这样大面积的身体接触。

金属制的身体,冷冰冰,硬邦邦。抱起来当然不会舒服,他都能感觉到杰诺斯手臂上那些精妙的纹路在重压之下印上自己的皮肤了。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安心感却慢慢涌上了心头。和弟子这样拥抱着,他竟难以抗拒地感到满足。

脑子里一片混乱,而心中却无比温暖。他的胳膊不知什么时候竟自动环住了杰诺斯的背,两人这下真正是结结实实地抱在了一起。

“老师,老师,我好想您,好想您……”

弟子贴在他的耳边,撒娇一样不断呢喃着。

埼玉一下差点咬住自己的舌尖。

完蛋了……事情好像变得有点不妙了。

他刚才,一句“我也想你”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了。

虽然说这三天他的确总念叨着杰诺斯怎么还不回来帮他修墙,可这也并不能称之为是想他……

好吧,就算是他真的在想念弟子,但心里想和嘴上说可是两个概念。

要是他和杰诺斯互相拥抱着,还说着“我想你”“我也想你”的话,那可就不是一句“肉麻”能概括的问题了。

……他对男人没兴趣。

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没兴趣没兴趣没兴趣。

就算是对方一下变成女人,他也是依然……没兴趣。

不过,正和弟子抱得如胶似漆的自己就算这么说,也是说服力为零。埼玉有些绝望地看着自己的手已经结结实实地抱住了弟子,像被磁铁吸住了一样无法分开。

不会吧……他怎么会一下变成这样?

难道,这会和弟子此时女性的身体有关吗?

他的确是没什么和女性交往的经验,自然也没有和女性拥抱的经验。

可就算这样,也不能像个急色鬼似的抱着他的徒弟不撒手啊!

就算是变成了美少女,可那也是他徒弟啊!

他到底在干什么,照这样下去,他不就要变成禽兽老师了吗?!

埼玉终于醒悟过来,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禽兽,开始一心一意地把弟子往外推。

杰诺斯却依然紧抱着他死不松手,他推了几下都没推开,也不敢用更大的力气,生怕一不小心又把刚维修好的徒弟弄得七零八碎。

他怎么都推不开,那就只能从杰诺斯那边努力了。可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能让自家弟子主动松开他的办法,最后只得又找了个借口。

“……放手,你硌着我了。”

“非……非常抱歉!我失态了!”

看来他每次的借口都找得很有水平。杰诺斯听了以后二话不说,瞬间忙手忙脚乱地松开了他,而后一脸歉意地垂下了眉梢。

“对不起,老师,我刚才实在太高兴了……我没弄痛您吧?”

埼玉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我没事的。不过你这家伙,就算是高兴也用不着这么夸张吧?吓我一跳。”

“不,您不知道,我听到您那么说有多高兴,我几乎都要自爆了。”

“喂喂,绝对不许自爆啊!刚修好的墙!”

两人一如往常地说笑着,方才那种暧昧又异常的空气终于稍微散去了些,埼玉从之前就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总算放松了下来。

杰诺斯还是一脸的歉疚,低着头沮丧道:“我明白了,下次我一定克制自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能给老师造成困扰。”

弟子又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淡金色的睫毛垂下,一颤一颤,活脱脱一个我见犹怜的无辜少女。

埼玉看不下去他那像是被谁欺负了似的脸,再一次地心软起来。

“嗯……其实也没那么严重。你才十九岁,这么年轻呢,刻意压抑情绪可是违反天性啊。你也不用勉强,随意一点就好了。”

杰诺斯听后无比感动,一扫前一秒的沮丧,兴奋的红晕再次漫上脸颊,他一下子又冲着埼玉猛扑了过来。

“老师!谢谢老师!谢谢您!!!”

原本还在正常说话,埼玉并没怎么防备他,结果这次又没能躲开。

眼看两人还没分开多久就又抱成了一团,埼玉尖叫着使劲往外推他:“喂!你这家伙!你怎么又来了?!松手,快松手!”

“因为老师教导我要随意一些……老师,现在我实在太高兴了!请您允许我表达我的喜悦之情!”

“太突然了啊吓死人了!你能不能换个方式啊?!”

“非常抱歉!言语已经无法表达我的心情,只好付诸行动!”

“那你倒是之前打个招呼啊?!”

杰诺斯闻言,听话地微微退开了一点,望着他的双眼小心翼翼道:“那么……老师,请问我可以抱您吗?”

埼玉满脸黑线地瞪他:“你都已经在抱着了,现在再问不都成废话了吗?”

杰诺斯也是不好意思地一笑,果然不再废话,再度紧密地抱了上来。

埼玉又挣扎了几下,但他不敢用力,所有的动作都被弟子闷在怀里,这下反倒成了欲拒还迎。

若是再这样折腾下去,弟子的胳膊迟早又要被他弄掉下去。埼玉进退两难,终于还是放弃了反抗,无语地长叹了口气。

“你这家伙啊……怎么忽然变得这么粘人了?”

杰诺斯把脸贴了过来,语气竟显得有些委屈:“因为从来没和您分开过这么久,不自觉地就……”

“才三天啊?!”

“一天也不行。没有老师在身边的日子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度日如年……”

两人交换着毫无营养的对话,黏黏糊糊地抱在一起。埼玉感到自己如同落入了某种陷阱一般,越是挣扎就越是堕落。他只被美少女稍微撒了下娇,就毫无原则地妥协了。这样下去,他不就和屈服于美色诱惑的猥琐大叔毫无区别了吗?!

身侧的少女的确很有诱惑力,虽然身体硬邦邦,却漂亮得足以让所有男人心动。他的手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紧紧抱着少女不愿松手。

他尝试着想把手放下,但却迟迟无法动作。他的手表示根本不想放开,想一直抱着这少女直到地老天荒。

埼玉这下才真有些慌了,难道说自己真是个隐性花痴,隐性色狼?明明以前对这些毫无兴趣,一心锻炼时就算看着各色美女也是心如止水。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杰诺斯是他的弟子,这少女的身体也是后期改造的,可他为什么就像是鬼迷心窍了一样,根本舍不得松开拥抱着他的手?

莫非是因为他变强以后,自己怠慢了训练,连带着各个方面都有些松懈起来了?

这样下去可不太妙啊。

之前他还笑话杰诺斯对着他身体起邪念,像个没出息的处男似的;可现在他竟和自己那年轻气盛的徒弟一样,对着对方少女的身体想入非非,毫无定力,把持不住。

现在已经是不用担心杰诺斯再来袭击自己了,反倒是只要他自己别去袭击杰诺斯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就在埼玉被这发现吓得面色发青时,杰诺斯忽然把脸埋进了他的肩膀,深深地吸着气,陶醉般地说:“老师……您的身体好软……”

弟子慢慢地抬起脸来望着他。他脸颊嫣红,眼神恍惚,竟像是某种成瘾症的患者一般,还不住地微微喘息着。

埼玉大惊,望着对方那似曾相识的眼神,他终于回想起来,当时弟子扒他内裤时,就是现在的这种眼神!

天啊!难道说他那弟子到了现在,居然依旧对他的身体抱有欲望吗?!

有这种可能。毕竟他只是外表变成了少女,内心依旧是个男人。

那也就是说,他现在还是在和一个男人紧紧抱在一起。

这认知太过于冲击,简直把埼玉那“对男人没兴趣”的角色定位啪啪啪啪打脸打得清脆悦耳。

埼玉再一次清醒了过来。若是再这么抱下去,连他那笔直笔直的性取向都要变得扭曲起来了!

脑内的警铃再次响起。埼玉这次终于动了真格地向弟子推过去。

虽说是用了些力气,但他心里依然记着不能把弟子弄坏,所以这次的力气也只够推开杰诺斯的脑袋,他的身子还是紧紧地和埼玉贴在一起。不过,这样也总算能好好说话了。

被老师推开的弟子看上去又是伤心又是委屈,满脸不解地看向他。

“老师,怎么了?”

埼玉干咳了几声:“没怎么。话说你到底要抱到什么时候啊?差不多得了啊。”

杰诺斯歪了歪头,似乎是诚意满满地真在反省:“我是不是又硌到您了?”

“要说硌……”埼玉这下才发觉靠近胸口的地方有些发闷,好像在被什么东西挤压着。低头一看,顿时撞见了一副相当不得了的景象。

变成了女性以后,自己的胸围和弟子的胸围都相当可观。两人抱得死紧,两对分量十足的OPPAI也紧紧挤在一起,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某个AV里头的情景。

埼玉看得脸瞬间爆红,急忙大叫:“没错!硌死了!你那胸硌死我了——哎等等,胸?!”

他这才反应过来,弟子胸前那两团形状漂亮分量十足的事物,触感却相当反常。

杰诺斯见他问起,居然还很开心似的,微微笑着道:“不愧是老师,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此次改造最重要的部分。您请看——”

话音没落,他就抓住埼玉的手,一把按在了自己的胸上。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二十五岁的纯情男子·埼玉,瞬间就发出了无比惊悚的嚎叫。

美少女徒弟依旧牢牢抓着他的手腕,毅然决然地对他说:“老师,请您摸摸看。”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干什么啊啊啊啊赶紧放手——哎?”

埼玉满脸的惊恐,继续高声嚎叫着抗拒着。但身为男性那可悲的本能却让他不由自主地捏了捏手下那团滚圆的事物,而捏完以后,那种不可思议的触感让他一下忍不住发出了疑惑的感叹声。

“……为什么是硬的?”

杰诺斯一脸平静地解释道:“因为是导弹。”

埼玉听后愣了一秒,随即瞬间甩开手,趁弟子不备挣脱怀抱,一下子往后退出去老远。

“啥?!导……导弹?!!”

“是的。”杰诺斯望着远远躲开的埼玉,不由得露出了有些伤心的神情,“老师,为什么要躲那么远?”

“废废废废话啊!你那可是导弹啊?!要是突然射出来了可怎么办啊?!”

“我不会因为只被老师摸到就射出来的,请您相信我。”

埼玉狐疑地望着少女那诚恳又纯真的眼神,有点无法确认对方刚才是否开了个黄腔。

杰诺斯并没发觉埼玉表情的僵硬,依旧像是在介绍什么高科技新产品似的自顾自说道:“老师,这一次的改造不仅仅只改变了外观,连带着所有的性能也做出了符合身体外形的调整。降低了烧却炮的数量,但同时增加了带有追踪功能的远程导弹,如您所见——”

“那你也不能装在胸上啊?!稍微注意点影响啊!!!”

“影响?”杰诺斯不解地看向他,“请问您是指什么?”

“各种各样的……哎,算了。”见弟子还是一副懵懂的样子,再加上自己也不擅长解释过于复杂的事情,埼玉只好放弃说教,转而想起另一件事来,“说起来,你这家伙……怎么能随便就拉着别人手摸你胸啊?!你现在已经是女孩子了,会被人占便宜的啊?!”

“请老师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别人摸!”杰诺斯一脸坦诚地望着他,两眼发亮道,“只让您一个人摸!”

“噗——咳咳,咳,咳……”

眼前的少女太过奔放,把作风保守的埼玉给惊得不断咳了起来。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后,他才瞪着弟子大声训道:“让我也不行!说起来,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为什么你觉得我就一定,咳,想摸啊?!”

杰诺斯理所当然道:“您既然已经注意到了我的新改装,想要亲手调查一下不是很正常的吗?”

“等等到底哪里正常了啊——”

“既然都已经说到这里了,那么,”杰诺斯扭过头来,眼里闪起了异样的光辉,“老师,请问我可以摸您吗?”

听了这话,埼玉的脑中再度警钟长鸣,像是遇到了狼的兔子一样,惊得差点从地上跳起来。

出了之前的那事以后,本来他就已有些神经过敏,再听到弟子这样说,更是防备得全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用力指着弟子,大声谴责道:“绝对不行!你个色狼!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小子就算是变成女人,内心也依然是色狼一个!你以为我会上当吗?!想得美!色狼,大色狼,超级大色狼——”

杰诺斯被老师骂得一脸茫然,又是不解又是委屈,急忙解释道:“老师!您又误会我了!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埼玉斜眼瞟他:“那你什么意思?”

“和老师一样,我完全是出于研究测量的目的——”

“去你的,谁和你一样了——”

“——我是为了测量老师的胸围,以便于对您新的身体数据进行分析,从而挑选出最适合老师的内衣型号。”

“啥?”埼玉一愣,“内衣?”

“是的。”杰诺斯点点头道,“为了老师的健康着想,您需要添置一些适合这个女性身体的新内衣。”

听到内衣二字,埼玉的脑中瞬间浮现出了各式花边内裤和花边BRA,顿时产生了莫名的抗拒感,急忙摆手:“我才不要!”

“可我已经都给您买好了。”

“那你还量个鬼的尺寸啊?!”

“这是我目测的尺寸,以为您急着需要就先买来了。”杰诺斯有些为难地垂下了眼,“如果老师不要的话,那我这就全部扔掉——”

“等等!别扔啊!”

一听说要扔东西,常年节俭度日的埼玉一下条件反射地心疼起来,也不管要扔的是什么,急忙先阻止了弟子。

杰诺斯定定地望着他道:“老师您是说不要扔吗?”

埼玉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意思,顿时也是一脸的尴尬:“呃……要不这样,你把它们都卖了怎么样?”

“内衣类商品不可二次销售,否则不利于个人卫生。”

埼玉和弟子沉默着对视了一阵,终于把心一横,冲他扬了扬下巴。

“算了。你拿过来给我看看吧。”

“好的!请您稍等!”

好吧……反正这个身体也不知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不穿内衣也挺不方便的……并不是因为舍不得钱,他只是觉得不能浪费而已。

埼玉一脸别扭地为自己开脱着,但一想到他以后所有的内衣内裤都是杰诺斯买的以后,他的心里就再次充满了别扭感。

他原本是以为弟子大概会随便地买上两三件,撑死了十件,不会更多。所以当埼玉看见自家徒弟兴冲冲地把三大包鼓鼓囊囊的行李摆在他面前的那一刻,他的内心几乎是濒临崩溃的。

“老师,”杰诺斯毕恭毕敬地帮他打开了所有行李的拉链,“请您现在就来试试看吧。”

行李里头装满了整齐叠好的女士内衣和内裤,品种丰富,用料讲究。杰诺斯几乎把整个高档内衣店里的库存全部给他搬了回来。

埼玉低头瞪着那里头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女士内衣,再抬头看看眼前弟子无比期待的目光,终于意识到,自己又一次给自己挖了个巨大的坑,然后又干脆利落地一脚把自己踹了下去。

 

 

 

待续……


评论(16)

热度(54)